抗战 抗战
抗战 抗战

曹张地道战的那些事儿

时间:2017-12-20 10:13     来源:山西日报     作者:张斯直 潘德华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解放战争初期,原忻县曹张乡人民大力开展地道战,成功粉碎晋绥军及其反动组织的80余次进攻,为保住晋察冀西线门户做出了重要贡献。近日,笔者一行赴北曹村感受这里的革命文化
曹张地道战的那些事儿
【图语:笔者(中)采访刘补贵(右一)老人和李润老人。】

  解放战争初期,原忻县曹张乡人民大力开展地道战,成功粉碎晋绥军及其反动组织的80余次进攻,为保住晋察冀西线门户做出了重要贡献。近日,笔者一行赴北曹村感受这里的革命文化

  季节已进入隆冬,嗖嗖寒气逼人,田野飘起一股股清淡的白雾。带着对革命先辈的尊崇,对革命文化的倾慕,12月10日上午,我们忻府区作协数人从忻州城出发,沿着108国道、忻州—定襄省道,向东北行驶约21公里,来到曹张乡北曹村。在该村村党支部书记刘未中、支委刘顺田等的陪同下,聆听了村里李润、刘补贵等数位老人对解放战争初期曹张地道战的回顾,参观了地道战革命文化遗址,亲自感受到了基层人民群众的磅礴力量,感受到了革命文化的真正魅力。

  组织群众

  反击敌人疯狂掠夺

  北曹村位于忻州城东北约21公里处,东至定襄县南庄5公里,西面与北同蒲铁路相近,处在忻定的交通枢纽,地势平坦,群众生活比较安定富裕。抗日战争胜利后,晋绥军依附国民党反动派,欲将忻县至定襄、五台段打造成晋察冀西线门户,从而控制山西,遂豢养“还乡团”“复仇奋斗团”“保安团”“飞鹰队”等反动组织,疯狂掠夺人民的胜利果实。现年88岁的北曹村老人李润告诉我们,她在1945年抗战胜利后就担任村里的妇女队长,负责给忻县第一区委(原忻县县委下设有八个区委)的领导、村里党员、基干民兵等递送情报、做饭、组织妇女等工作。她看到晋绥军在忻州成立的这些反动组织人员,穿着杂牌衣服,背着枪,肩上斜挂着直径约五寸、长约五尺的布袋,专门来他们村里抢夺粮食,糜子、谷子、高粱、豆子等什么都要,倘若见到牛羊猪则顺手牵走。这些人走到哪个村就吃到哪个村,百姓们敢怒不敢言,稍作反抗,便会遭到他们殴打或枪击致死。村里百姓们把这些反动组织人员叫作“布袋队”和“吃塌队”。现年89岁的北曹村刘补贵老人介绍道:“他们以为这些人来上几次抢夺上一些便不来了,结果后来看到隔三岔五经常来,而且一次比一次下手重,村里老百姓实在承受不起。最后无法,大家只得在村口轮流站岗放哨,见到敌人来村,就迅速通知全村离开。百姓们关门闭户逃走后,敌人更加恼羞成怒,破坏门院,挖掘匿藏的粮食,枪杀未逃走的百姓,弄得全村人不能生活。”

  面对敌人的疯狂行为,北曹村和附近几个村如南曹村、中曹村及代郡村的百姓,听从忻县第一区委的指示,坚决组织全村及附近村的武装力量进行反击,拔掉晋绥军苦心经营的晋察冀西线门户。曹张地道战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在忻县一区区委的领导下,在区武工队数十名队员的配合下,迅速展开。

  深挖地道

  铸就钢铁长城

  面对新的敌我形势,1946年夏,按照忻县一区区委在代郡村召开的会议精神和群众意见,决定建设一个以北曹村为中心,与南曹村、中曹村、代郡村为依托的“四村”地道网。地道网主干线长达7.5公里,各村中心设有地堡,村口要道设有地道口,有明口和暗口;村里户与户相通,能进能退,能攻能守。

  刘补贵老人介绍道:“地道建设其实还挺复杂,做起来也还真有趣,可不是简单地挖个地洞就行。在地道内还得建有会议室、指挥所、储藏室等,还设置了翻口和卡口。翻口可以防止敌人用烟熏,如果遇上敌人用扇车扇烟,可用事先准备好的被子沾上水盖住里面的口子,使烟不能进去;卡口则是从主干线的侧平面挖进去,不用往下翻,便于民兵迅速行动,假如敌人进入地道,可直接用枪打死。此外,还在地道里,设有陷阱,也就是在主干线上深挖八九尺的竖井,使其主干线“中断”,井面上有木板盖,井底插上尖锐锋利的木桩。假如敌人进入地道,就抽掉木板,让其掉入陷阱,有进无出。”李润老人补充说道:“地道在修建时必须通向水井,一则便于掩护地道,二则便于井里打水。在地道外的墙面上,往往设有枪眼,便于向敌人射击;在敌人必经之路上还埋有地雷。这样村里就形成地道战和地雷战相结合的游击战法,给予敌人很大威胁。作为妇女队长,每次在敌人来村扫荡的时候,村支部都会给她分一颗手榴弹,要她在敌人临近的时候投掷。”这样经过1946年秋冬近半年的准备,各村的地道工程终于告竣,晋东北著名的地道战终于在曹张乡打响了。

  依托地道

  粉碎敌人疯狂进攻

  “三十九师真稀松,一个师进不了曹张村。搬上梯子上房顶,脑袋不知西和东。”这是在1947年夏北曹村群众自发编写的一首民歌中的前几句。通过这几句朴素的民歌,反映出北曹村人民群众所开展的地道战的威力和对抗击晋绥军的自信。

  那是在1946年年底临近过年时,一向鄙视北曹村人民群众的忻州反动组织“保安团”成员又来村里抢夺粮食,准备过年。大摇大摆、趾高气扬的他们还没进村,就被村口的民兵发现,很快通过地道报告给了全村百姓,百姓们很快便藏匿在地道之中。待敌人进村后,发现村里空空如也,人不知去了哪里,粮食也没有搜到,相反还遭到不知从哪里而来的出其不意的子弹射击,死伤不少。这使得他们内心对地道战十分惧怕。

  刘补贵老人介绍道:“这些忻州城内的反动组织在年前年后来过几次,吃了不少亏,死了不少人,气急败坏之余,便把俺村的情况报告给了晋绥军。后晋绥军经过研究认为俺村建有地道,就命手下最为亲信、装备也较为精良的第三十九师师长刘鹏翔带兵前来,想尽快将俺村这个‘刺头’拔掉,打通通向定襄、五台及河北的通道。”

  1947年3月,刘鹏翔带领大队人马从忻州城出发,扬言要“血洗北曹村”。走至距村中心1公里处的村西阎家坟一带,为减少损失,刘鹏翔命令部队暂时停了下来,先让少量士兵冲锋在前,试探区里武工队和村里民兵火力及地道入口出口墙上枪眼等情况,而后再采取措施对村进行针对性打击。不料冲了十几次,都被区里武工队和民兵扔出的手榴弹打得退出村外。刘鹏翔见状,边骂手下士兵“草包”“笨蛋”,边手持钢刀亲自督战,众官兵紧随。刚进村口,即被隐藏在地堡的民兵击中其右侧的上衣襟,他吓得再不敢进村,只得在村外用小钢炮乱轰,人却始终不敢进村,就这样在1947年春夏,他们连续13次进犯北曹,都没有进了村,反而死伤百余人。

  北曹村地道战的威力开始显现后,晋绥军多次研究破除方法,最后他们暗地里找到内应(村里的叛徒),悄悄给上好处,找到几处地道入口,用烟熏、水灌等方式,企图将第一区武工队和北曹民兵全部消灭。

  李润老人补充道:“这是在第二年(1948年)春天的一个夜里,当时狡猾的敌人看到硬攻不行,就在俺村找到一个叛徒(北曹村人),并由叛徒偷偷将他们引进村来,村里人并没有发觉。他们在认定主地道口后,就点起柴禾,用扇车扇烟,用井水来灌。驻我村武工队及民兵猝不及防,80多名干部和村里的积极分子就这样落入敌人之手,最后遭到杀害;也有不少干部和群众乘着夜色,杀出一条血路,连夜到高城乡张村(那里有忻县共产党的地下组织,距北曹村约10公里)继续战斗。”

  团结群众

  注定会取得胜利

  人民是历史的主人,历史的创造者,真正的英雄;与人民为亲,团结群众,发动群众,依靠群众,革命事业一定会胜利。

  刘补贵老人介绍说:“就俺亲身经历,在解放战争时期,咱们共产党之所以能够在最后取得胜利,靠的就是始终维护人民群众利益,放手动员、组织人民群众,打击国民党反动派、晋绥军及反动组织对人民群众的一切残暴行为。在俺村地道战发生过程中,忻县一区区委领导和武工队同志们,吃上红高粱窝窝,喝上小米饭,日夜守卫俺村,与俺们同甘共苦,对俺们无私帮助,有的还在最后献出了他们宝贵的生命。这些革命烈士的英雄行为,极大地激发了俺村群众的革命斗志,增加了对共产党人的信仰。”

  采访完毕,看着眼前这数位老人佝偻的身子,黧黑的面容,我们知道,现在的幸福生活,就是来源于他们过去艰苦的斗争,用鲜血和生命换得。我们现在应该倍加珍惜,主动作为,大力弘扬革命文化精神,在党的领导下,为人民的利益和福祉努力奋斗。

  临别之际,北曹村党支部书记刘未中告诉我们,近几年来,在北曹村党支部、村委的领导下,该村奶牛产业发展如火如荼,已成为该村的主要产业,忻府区的致富范例;全村的几公里道路已全部硬化,新打了5眼水井,兴建了文化广场,全村正昂首阔步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下一步,他们将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勤政为民,努力维护好、发展好全村的经济,为老百姓谋福利,为将本村打造成一个革命文化弘扬区做出新的贡献。曹张地道战的那些事儿

    相关内容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