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现代 近现代
近现代 近现代

1900年秦晋大旱丨开捐

时间:2016-05-26 12:26     来源:二十世纪中国重灾百录          作者:钱钢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开捐即捐官,捐钱买官也就是后人所说的“卖官鬻爵”。不过,事情本身并不似这四个字那样简单。

1900年秦晋大旱丨开捐
【图语:秦晋大旱】

  开捐即捐官,捐钱买官也就是后人所说的“卖官鬻爵”。不过,事情本身并不似这四个字那样简单。

  学者金诤在他的著作《科举制度与中国文化》中这样写道:“中国封建社会是一个行政权力支配一切的官本位社会,政府官僚作为社会的最高阶层,不仅直接控制国家行政、立法、司法、经济、军事,而且控制或干预思想、教育、学校、宗教等意识形态活动;而全体政府官僚的活动又围绕着一个最后的中心——皇帝。这是中国封建社会不同于西方中世纪封建社会的地方之一”。而“创造出中国这样一个官僚阶层的具体制度,就是代表皇帝举行的科举考试”。

  从某种意义上说,在中国漫长的封建社会过程中,科举制度曾经起过不可忽视的进步作用。相对说是平等考试的科举制度自然地否定了以地域、家族为背景的贵族政治。它使得最高皇权有可能越过世袭贵族而深入社会底层。因此应当承认科举考试的形式是封建时代可能采取的最公平的人才选择方式,这也就是儒家所信奉的“学而优则仕”的论点。

  然而,正如金诤所言,由于中国的封建社会是一个行政权力大于一切的“官本位”社会,因此,权力对于科举制度的冲击不容低估。尤其,当权力本身与财富直接沟通的时候。也就有了种种围绕“权力”而起的卖官、买官及舞弊活动。由朝廷公开进行的就是“开捐”。

  康熙初年,清廷为勘定三藩叛乱,决定出兵平暴,却缺少军费。朝廷请开“事例捐输”让民间捐官。其时各地“空椅子”尚多,“缺多易得”,有500人捐得了知县职位,清廷收入白银200万两,全部充作军资,这次“开捐”规模不大,却开了清代“开捐”之先河。

  鸦片战争之后,国库空虚,财政窘迫。广东洋商伍崇曜、潘仕成捐银数10万两,被赐戴花翎,获“千古荣遇”。这是“捐翎”的由来。后来,清廷还规定了“花翎七千两”、“蓝翎五千两”的捐翎金额标准。

  及至太平天国起事,天下大乱,清廷“讨逆”,朝廷因兵饷支绌而再度大开捐例。直到1879至1880年(光绪五、六年)I司,方奉旨停捐,未几1885年(光绪十一年),中法战争失败,复开“海防捐”。一年后,黄河在郑州附近决口,泛滥千余里。次年清廷再开治理黄河所用“郑工捐”。1888年,在北洋海军成军之后,又为建设船坚炮利的海军号召捐纳。

  19世纪下半叶,中国开捐之频繁,捐例名目之多,为史所罕见。

  开捐,尽管被清代言官称为“非盛世所宜有”之事,但统治阶级靠“开捐”救急,已成为他们不得巳而为之的公开行为——上至道台知府,下至知县、交关杂职,皆可因“捐输”而得,“名器”之滥,如此其极。

  庚子年开捐,与以往相比,又首开两个先例:

  一、 从前的“实官捐”,“俱济国用”,钱由国家掌握,用在战争、河工等大处;救济灾黎的“赈捐”仅可捐虚衔。而这次开捐,首次准许赈灾捐款可纳实官。

  二、 捐银数目按以往标准“减成核收”,“收捐实数特宽”;换言之,官的出售价格较从前大幅度下降。

  1900年12月16日,山西巡抚锡良和陕西巡抚岑春煊奏称:“此次陕灾,较光绪三、四两年大概相同。前次陕捐集款至二百数十万两,其时海内殷富,地方储备亦多。现在地方即艰窘异常,而各省亦较前困苦。仅恃赈捐常例,诚不足集巨款救灾黎。”他们奏请更改“各种赈捐只收贡监虚衔翎枝封典,并无实职可捐”的成例,要求开办“实职赈捐”,名之曰“秦晋实官捐输”。因“海防新捐”当时仍在开办中,为避免冲突,拟将四品以上实官归海防捐兑收,五品以下划归赈捐。捐银数目减成核收,按三成核奖。开办时间一年。所集之款,按“秦六晋四”分拨。

  在这个奏折中,锡良、岑春煊一次就请饬发“实职部照五千张”。即要五千个各类职位,向民间“抛售”。

  清廷立即准奏,上谕:锡良、岑春煊请开办秦晋实官捐输以资赈济一摺。山西、陕西全省灾区甚广,筹赈维艰,著照所请,准其开办实官捐输。

  据史载:“开捐”后,“群情踊跃”,“争先恐后”,连海外华侨亦多有报捐衔封翎枝者。其结果,自然是“人员拥挤”,“鱼龙混杂”,如光绪十三、四年的“海军报效”,报效者,多为被参革职人员。

  秦晋实官捐,捐纳者中许多这类过去丢了官的贪官污吏。据赈捐章程,凡捐款至万两以上者,“准其专摺奏请”,因案降革人员,非永远不叙用者,“准其捐复各在案”。也就是,只要捐足够多的赈款,即可官复原职。

  原二品顶戴按察史衔江南盐巡道胡家桢,因私用其子为官,于1899年(光绪二十五年)被言官参奏,革职查办。秦晋实官捐开办后,胡家桢立刻“变产助捐”库平元银一万两,由商号汇解来陕。岑春煊为其专摺奏请开复,奉朱批:胡家桢著赏还顶戴,钦此。

  这无疑是饮鸩止渴。吏治为国之根本,科举选仕这一延续了千年的政治制度在庚子之年的天灾人祸之中再度受创。但此时,为救燃眉之急,腐败不堪的清廷不得不降下它最后的道德旗幡,使早已松懈的政治藩篱上缺口洞开。

  “礼崩乐坏”的亡国之象终于显露。

  这次开捐收银的总数不详,据估计应有数百万两。秦晋实官捐开办不到一年,即被慈禧降旨终止,而且宣布各类实官捐将永远停止。

  1901年9月7日,慈禧懿旨谓:

  捐纳实官,本一时权宜之政。近来捐输益滥,流弊滋多,人员混淆,仕途冗杂,实为吏治民生之害。现在振兴庶务,极应加以澄清。嗣后无论何项事例,均著不准报捐实官。自降旨之日起,即行永远停止。……

  对于一个行将崩溃的政权,一切为时已晚。1900年秦晋大旱丨开捐

    相关内容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