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身国学移动版

近现代 近现代
近现代 近现代

1900年秦晋大旱丨乞赈

时间:2016-05-25 12:33     来源:二十世纪中国重灾百录          作者:钱钢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1901年3月16日,中国最早的报纸之一《申报》向它的读者随报分送了“乞赈图说”。

1900年秦晋大旱丨乞赈
【图语:乞赈】

  1901年3月16日,中国最早的报纸之一《申报》向它的读者随报分送了“乞赈图说”。

  秦晋大旱的惨状终于在更广阔的地域里被公布于世。举国上下,无不被震撼——饿殍载途的关中;争食人尸的犬鸟;列肆货卖人肉的“人市”;“易子析骸”、互食幼子的灾民夫妇……

  由“协赈公所”绘制的这份图说,其声可哀地吁请“海内诸大善士”,节服御之资,省客游之费,各解囊金,紧急汇解灾区,解民于倒悬,“少亦无妨,多多益善!”

  朝廷把目光转向民间,实际上就是转向中国的东南诸省。庚子大乱,东南各省持中立“互保”,因此能稍避凶锋,幸免于难。

  鸦片战争以来,门户开放,东南诸省积60年工商业的发展,此时在中国已属财赋丰饶之区。上海,已有“十里洋场”之称。“两宫”“西狩”甫抵西安时,清廷就已饬令久住上海、熟悉商情的盛京怀“劝募巨款”,并派江苏候补教职(府学教授)严作霖大善士及补用道施则敬、候选道严借厚、周宝生等分任募赈事宜。

  这不能不具有讽刺意味,咒骂“洋务”、又刚刚与洋人大动干戈的大清朝廷,在这急景凋年,不得不向“洋场”上的财富屈尊,向那里的商贾“乞赈”。

  中国的慈善事业,可追溯到南北朝时代。唐宋间,它由寺院和中央政府共同推动。后来官办色彩日浓,流弊日多。到了明末清初,与工商业的发展相衡,民间慈善事业勃兴。它也逐步从一种宗教活动,或是少数富者的捐粟赈灾,发展成有组织的会社。这种情形在经济发达的江、浙地区尤为突出,大量的“普济堂”、“仁济堂”都是民间慈善活动最早的机构。

  在这次募捐活动中,军机大臣王文韶率先捐银1000两,陕抚岑春煊自捐并募集1000两,以示身体力行。由岑参煊亲自向全国各“协赈公所”发布的“乞赈书”,报告“岐山咸阳两县,现已设有人市”,呼吁“诸善长”广劝义捐,迅解关中,以拯亿万黎民之命……”但官方的这些举动,在庚子大旱期间,与民间慈善机构此呼彼应、奔走相告的情势相比,都显得疲弱。

  设在上海四马路的“仁济善堂”承办“陕西义赈总局”,《申报》亦成立“其旨与泰西红十字会同”的“协赈公所”。他们利用报章,连篇累牍宣传“国家多故,天灾流行,三秦告饥,岂容袖手”,“国家代有毁家纾难,古道可风”。《申报》以“劝募陕赈志”为题连日报导募款进展,从“初志”到“五十六志”,不厌其详。同时开“涸鲋铭恩”专栏,公告各劝银善士姓名与款额。

  在西子湖边,杭州城内“劝募陕赈”已为家喻户晓、妇孺皆知。武林门内“普济堂”、佑圣观巷“同善堂”、梅花碑“育婴堂”、大井巷口“庆福绸庄”、清河坊转口“宓大昌烟铺”、涌金门外“藕香居茶室”、西湖三天竺“法镜寺”大殿……等处,都置放了供人投赈的“赈桶”。

  “赈桶”旁边,张贴着《旱荒图》和《乞命歌》,歌曰:

  时事堪流涕,奇灾可奈何。行人留一步,听我早荒歌。 陕西自古旱荒地,连岁天公不雨水,颗粒无收田土干,赤地荒芜数千里。旧年不雨望今年,今年不雨难耕田。十家槁饿九家死,苍生何罪呼苍天。穷者纷纷赴沟壑,富者有金难换谷。饥民老弱互相残,市上居然食人肉。我闻此说双泪流,可怜人生如马牛。马牛尚有放生者,亢旱人偏命不留。今年北地遭兵燹,三辅奇荒灾亦甚。恻隐都劳圣主忧,东南丰年称天幸。我将乐善劝诸公,救命人人此念同。慷慨囊中争解与,嗷嗷待哺活哀鸿。一钱两钱不嫌少,千金百金尤可宝。一样慈悲救苦心,如是功德岂云小。吁嗟乎!旱荒歌罢泪模糊,请君更看旱荒图。肯掷一文全性命,胜教七级造浮屠。

  “赈桶”和形形色色的《乞赈图说》,也遍及江苏各地。在高淳县,《乞命歌》的歌词是由县令亲手所拟:

  北地生灵涂炭,南方幸保安全。有人推原其故,良由广种福田。上海诸多善士,赈捐累万盈千。济急创为公会,官商被难得旋。现又劝筹陕赈,旱荒情状堪怜。树皮草根吃尽,卖儿只顾眼前。人市大开难禁,骨骸沟壑难填。求救绘图分寄,传观莫不泪涟。天下闻风响应,吾乡何独不然?我邑人情纯厚,每逢佳节新年,果盒糖糕鸡子,米团爆竹酒宴,核计此来彼往,一家奚止千钱?劝赈同人公议,何如浮费尽免。节省此钱助赈,岂非功德无边。桶设城乡各处,听人随意乐捐。男则橐裳慨解,女能助以钗钿。胜似烧香拜佛,定邀福寿绵延。奉告吾乡亲友,何妨共结善缘,汇寄上洋解陕,且请登报广传。如有从中侵蚀,火焚雷劈惟天。

  人称民间义赈如“泰山之土壤”,“海河之细流”,聚沙成塔,集腋成裘。

  此时,上海滩上,商贾市民或捐30元,或捐50元,或售卖善本古书济急,慷慨献古玩助赈。底层的穷人,捐的是铜板,棉衣,是勤苦劳动的血汗钱,乾康缫丝厂的女工,看到“易子析骸”的旱荒图,哭成一片,当下商议,盆工每人捐赈一角钱,厂方还加上本月扣罚的工洋30元,共计一百余元,送往协赈公所。

  劝赈者千方百计将各种赈捐方式,顺应人心世俗。在东南各省广为流传的“义赈八法”即是一例——

  一曰寿赈。凡人正散寿诞,亲友致送寿礼,请不拘多少,概易银洋,尽数捐赈,为主人祈寿。曰寿赈。

  二曰福赈。婴儿汤饼会,亲友致送银饰等件,请易银洋助赈,为小儿保佑福。曰福赈。

  三曰财赈。凡商家铺户,无论独开股开,至结帐时,请以盈余尾款中酌提若干,归入赈捐,以浚财源。曰财赈。

  四曰冥赈。吴俗喜佞佛,丧家必延僧道超度,而亲戚荐七,尤属两份,不如救目前现在地狱,以资冥福。曰冥赈。

  五曰愿赈。求子求财,毎多许愿,即如邻近火灾,水程遇险,皆可随时立愿,以保安全。曰愿赈。

  六曰痊赈。疾病本年灾月晦,与其巫医破财,不如对天立愿,早为布施,以期合家康健,终年无病,曰痊赈。

  七曰香赈。善男信女,入庙拈香,置桶于旁,随时捐助,桶满令香司缴局,限时劈开计数,即发收照焚化神前。曰香赈。

  八曰茶赈。啜茶消遣,不在区区计较,拟令各茶肆,每碗带捐一文,施者无多,受者有惠。曰茶赈。

  “乞赈”、“募赈”固然不易,朝廷往灾区“散赈”同样艰难。这不仅仅因为赈款少而灾区广阔,更因“仕途庞杂,贤愚混淆”,罔法营私者众。

  为防止官吏们侵吞赈银赈粮,清廷甚至作出“照军营异常劳债”保奖廉吏的规定。尽管如此,侵吞之事仍层出不穷。短短数月间,被清廷革职的官吏,有贪污以工代赈仓麦的署甘泉县知县刘相清、侵取粮银的风翔县知县吴复元、“玩视民瘼”的署咸宁县知县况守诚和雒南县知县王世长、澄城县知县李新谟等多人。一些奏章称这些“黠者”——“阳示其小信小惠,而阴求其大利大欲”。

  《申报》对这种江河日下的风气有如下评论——

  生人之患在穷,穷斯困,困斯滥,滥斯无耻,盈天下而无耻斯盈天下而大乱……1900年秦晋大旱丨乞赈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相关内容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