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现代 近现代
近现代 近现代

1900年秦晋大旱丨荒政

时间:2016-07-29 12:28     来源:二十世纪中国重灾百录       作者:钱钢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从山西进入陕西,太后始终面色阴郁。国情民情均使她心惊肉跳。她犹如中了魔,终日念兹在兹的总是那句义和团的乩语:“旗分八面到秦州”。这位中国历史上极为强悍的女人,此时,似乎突

1900年秦晋大旱丨荒政
【图语:荒政】

  慈禧与光绪“西狩”的“行宫”设在陕西巡抚署。十月初十是慈禧的“万寿圣节”——她66岁寿诞。

  从山西进入陕西,太后始终面色阴郁。国情民情均使她心惊肉跳。她犹如中了魔,终日念兹在兹的总是那句义和团的乩语:“旗分八面到秦州”。这位中国历史上极为强悍的女人,此时,似乎突然感受到某种“宿命”。

  66岁的慈禧,算得是清朝经历祸患最多的执政者之一。这最近的一百年,是大清王朝由康乾盛世步入危境的百年。外夷寇乱,内争纷扰,干戈频兴,国家政治一败再败。与其相伴随的是频频的天灾。

  1802年(嘉庆七年)大旱,1811至1814年(嘉庆十六年至十九年)大旱,1820年(嘉庆二十五年)大旱,1822至1823年(道光二、三年)大涝,1835年(道光十五年)大旱等,都不能不使慈禧想到西汉董仲舒所创,为中国历代君主所畏惧的字眼:天谴。1843年(道光二十三年),鸦片战争硝烟未尽,又引发罕见的黄河大水。在第二次鸦片战争至中法战争、中日战争的三十余年间,在由慈禧亲眼所见、所处理的灾事中,更有1860、1871年(咸丰十年与同治十年)两度长江大水,1876、1877年(光绪二、三年)大旱,1886年(光绪十二年)黄河决溢等惨剧。国力衰竭,邦家多难!中兴无望,兵灾与天灾如影相随。如今,赤地千里哀鸿遍野的关中大地,正如这疮痍满目的国家。

  真是该遭“天谴”的时候了吗?

  暮霭茫茫。慈禧默对“行宫”殿堂中一只盛有太白山泉水的大瓷瓶。

  “万寿圣节”前,清廷曾用光绪的名义发布上谕:“现在陕西天时亢旱,节届立冬,二麦未能遍种,农田待泽孔殷,著岑春煊迅即派员前往太白山虔诚祈祷,以冀渥沛甘霖,慰藉民望。”

  十月初三日,岑春煊奉旨派员前往太白山祈雨。一时间,沉寂多时的深山老林中道号齐鸣,香烟缭绕。

  两天后,十月初五巳刻,西安城上空出现了浓浓阴云,竟然飘下徐徐雪花。落难中的慈禧深深感动了。她不仅将太白山的圣水虔诚供奉于“禁内”,并降旨重修破败的太白祠。

  在中国历史中,凡遇天灾,君王们都要借此审视一下自己的“罪过”,哪怕是作一个样子,以显示自己对“天谴”的态度。这就是“罪已”。

  今日,是慈禧六十六寿诞的日子,她对于“天谴”的恐惧似更为敏感。她下谕陕西巡抚岑春煊“因邦家多难,陕又荒歉,禁勿演戏娱乐”,并降旨:“勿许进梨园”。

  这一天,西安城内刮的是西风,气候寒冷而干燥。数天前的那场“沾足小雪”,并未给农民们来年的播种带来希望。朝廷又派官员三度赴太白山祈祷、取圣水,可老天却不再动容。

  罪深矣!——城内广仁寺传来阵阵沉重的佛鼓声。喇嘛们在新设的祈坛前诵经。众目所向,是一张铺垫红毯的方桌,桌面上供奉着全套的藏经。奉旨,喇嘛们已在此之前,抬着这张“经台”和全套藏经,在西安城内绕游3日,以祈苍天。

  史载,诵经数日,“乃晴曦久驻,仍未能唤醒痴龙,殊可虑也”。

  西安城内,饥民啼饥号寒,遍布大街小巷。1900年11月18日,慈禧太后下令提前一个月开设“粥厂”。懿旨谓:

  陕省本年荒歉,贫民基多。现在天气渐寒,觅食维艰,殊深矜悯。该省每年向在城内设立粥厂,于十一月初一日开办。本年遇闰,节令较早,著岑春煊改在城外开设粥厂,动用仓粮,自十月初一日起即行开放。该抚务当派员绅认真办理,总期实惠均霖,用副朝廷轸念穷民之意。

  庚子年冬天,二十余所“粥厂”遍设下西安城关。每天前往就食的灾民,达十万人之众。每一只白雾蒸腾的粥锅边,都有黑压压的人头攒动。据史料载,某日,一处小小的粥厂,竞有八人因争粥被挤死。

  朝廷还饬令增设十余所“暖厂”,为灾民避寒之处,其中最大的处便是雁塔寺。

  慈禧“万寿圣节”的前一天,清廷又以光绪的名义降旨,部分减免当地应征的钱粮:

  朕恭奉慈舆巡幸陕西,所有潼关、华明、渭南、临潼、咸宁各府州县跸路经过地方,本年应征钱粮,已经加恩豁免。现在驻跸长安,徭役较繁,民力未免拮据,自应一体加恩,以示体恤。著岑春煊即饬藩司,将长安县本年钱粮应征应免迅速分别处理。并著刊刻誉黄颁行张贴,务期实惠及民,毋任吏胥舞弊,用副朝廷巡幸施惠之意。

  1900年12月5日,慈禧再降懿旨,下令拨银40万两救济灾民:

  本年陕西天时亢旱,秋成大半失收,灾区甚广,现未得有雪泽。二麦巳不及播种,粮价昂贵异常。小民流离转徙,困苦情形,殊堪悯恻。前经降旨,于本月初一日提前开办粥厂,惟被灾各属饥民众多,特赈孔亟,加恩著发银四十万两,由行在户部拨给交岑春煊妥为赈济。该府务当督饬善司,选派廉能印委各员并公正绅董,查明灾区轻重,妥议章程,分别核实散发,总期实惠均沾。不得假手吏胥,至滋弊端。用副朝廷轸念灾黎有加无已之至意。……

  40万两白银,对于这样一场灾害,实如杯水车薪。

  流亡中的清廷已捉襟见肘,内里虚空,形容颇为窘迫。为维持“西幸”,朝廷十万火急向各地调集钱粮。据当年担任随銮卫士的岳超回忆,“两宫”入陕后,“毎日自晨迄晚,长安东郊大道上,车辚辚,马萧萧,但见运粮运银大车络绎不绝”。

  当时的运银方法,系用长3尺余、径尺余之原木,对半剖开挖空,嵌放每锭50两之银元宝。每段装10锭,每车装二、三十段,名曰“银橇”。

  汉中原本是粮仓,素有“汉中丰收一年,可食用三年”之说,故人口密集。一旦逢灾,须从外地调入粮食的数目巨大惊人。慈禧等“幸陕”前,朝廷已急电两江总督刘坤一、湖广总督张之洞迅速转运粮食,毋稍迟延。

  这是一条古老的漕运路线。汉唐两代,皆转东南之粟以饷京师。其时或由长江、淮河入黄河、渭水,或由汉水入商、洛。此时,前一条水路已不能使用,后一条水路亦难关重重。

  庚子年大灾期间,漕粮经长江西上,取道汉口,改由汉水经老河口到丹江北岸之荆子关——鄂、豫、陕三省要冲,再经商南到挽运必经之地龙驹寨(今丹凤县),转赴西安“行在”。但是,大旱致使水源浙枯,重载船只难于上驶,到荆子关以上。即须骡、驼陆运。为此,张之洞奏报,他采办的20万担军米无法及时运到。拟造两只浅水船,又“无钱”,奏请截留经过汉口的各省的京饷。刘坤一也同样要求截留京饷以充运费。封疆大吏们的这般脸色,既反映救灾的艰难,也多少折射出庚子年间中央政权权力进一步失重,对地方“诸侯”的“统治”鞭长莫及。

  清廷的“荒政”虚弱无力。救民于水火的国家物资征调困难,民间旧有的商旅之道也如吭受扼。1900年11月26日,清廷以光绪名义谕示:

  御史管廷献奏陕省年饥粮贵,小民生计维艰,请肃营规以通商贾而裕食用一摺。陕省现值灾歉,民食维艰,全赖商贾源源贩运以资接济。若如该御史所奏,兵勇占驻民房,诸多骚扰,以至商旅裹足,粮价日昂,实属不成事体。所有各处勇营,著该统领等,严饬一律筑立营垒居住帐棚,不准占驻民房客店,致碍商贾。至西安省城内之兵勇,除虎神神机两营已饬该营驻扎操防及现留护卫供差外,著岑春煊查明,无论何营,一并饬于郊外择地支帐立营,不许占住民房客店,并著出示招徕商贾,运贩米粮,以济民食。凡运粮过境,即著各该书督抚通饬各州县设立堆卡,认真护送,并饬陕、豫一带关卡,将粮食厘税暂行豁免,以恤商力而拯灾黎。此后倘仍有兵勇散处纷扰,拟将该营管带严行参办其商贾运粮如有州县需索遏果之弊,并著指名严参,均勿徇纵。

  庚子年岁尾,为挽救灾区局势,一道道谕旨和懿旨迅疾地发自流亡中的清廷。这种做法本身不仅出于二代君主在荒年不可或缺的政举,更可以看出晚清朝廷对于灾变的极大恐惧。

  灾民遍野的黄土高原,仇恨与反叛的情绪如星星之火,稍有疏忽便可酿成燎原之势;数月前,在京师曾与义和团一起围攻洋人领事馆的董福祥“甘军”旧部,溃败后被裁撤遣散,如今,这些无归之游勇就散布在黄土高原的千沟万壑之中。万一此等与漫山遍野的饥民相勾结,——自古以来饥民与乱民只一宇之差,岂不是祸生肘腋之旁?

  必须稳定局面。处于崩溃前夜的大清朝廷,尽管已经听到了大殿倾倒前朽木的折裂声,但它依然顽强地支撑杆。为消弭灾害带来的巨大祸患,同时为气息奄奄的晚清政权求得一次生机,慈禧和她的封建统治集团不得已把目光转向民间。

  颇有政治意味的“东南大乞赈”和“秦晋实官捐”,由此产生。1900年秦晋大旱丨荒政

 

    相关内容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