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身国学移动版

近现代 近现代
近现代 近现代

1900年秦晋大旱丨大无

时间:2016-05-24 09:11     来源:二十世纪中国重灾百录          作者:钱钢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中国人称丰年为“大有”,灾年为“大无”,亦称“大祲”。

1900年秦晋大旱丨大无
【图语:大无】

  中国人称丰年为“大有”,灾年为“大无”,亦称“大祲”。

  祲的原意,是冥冥中的妖氛。庚子年间,妖氛弥漫在南北中华大地,这场中国自1876、1877年(清光绪二、三年)“大无”之后最严的旱灾,成灾最重的中心区域,便是素称八百里秦川的陕西。

  陕西省向属贫瘠地区。光绪二、三年大旱后,元气未复,在光绪十八、十九年再度被旱,“人民奄奄一息,积困莫能一苏”。

  庚子年旱情,陕西与直隶、山东等省略异。直、鲁一带,开春之后滴雨未落,直至夏初,春种误期。是年,陕西省春雨尚属应时,但雨量过微,入夏后,雨泽愆期,加之烈风迭作,亢阳尤甚,以至春收大失所望,大部分地区仅收获一、二分,有地方甚至绝收,北山各属及渭河以北各州、县纷纷报灾。夏末,直隶略见雨水,旱象略有缓和,而陕西直到入秋依然亢旱。

  节过秋分,尚未得甘雨,粮价巨涨,白米由每斗1100文腾跃至1600文。当时的西安府,麦子每斗腾跃至1200文。鸡蛋每个34文,猪肉每斤400文,黄芽菜毎斤100文。直到立冬,小麦还是不能播种。

  春收“大无”,秋种又无望。商贾纷纷弃业散归,闾巷市民困坐愁城;而山野乡村,已不见炊烟。

  户部奏称:陕西连岁歉收,今年亢早尤甚,麦秋既已失望,杂粮迄未长成,节逾霜降,春麦不能下种。通省惟西(安)、同(州)、凤(州)三属向来稍有盖藏,近时亦苦力有不及。而北山一带,地本硗瘠,更无隔夜之储……

  当大清朝廷“西狩”的千骑万乘浩浩荡荡进入陕境时,潼关至西安一路,流徙在途中的百姓已日益增多。10月26日,“两宫”驻跸西安,此时已是秋风萧瑟。随天气转寒,荒旱造成的饥困迅疾加重,饥民队伍也愈见扩大。

  从蒙古吹来的疾风,掠过河套,穿越长城,一阵紧似一阵地扫荡着陕北高原,席卷关中平原。漠风夹带的沙尘,把天空搅得昏黄,给受灾之区笼罩上一层久久不散的沉沉死气。

  一孔孔残破的窑洞,一座座倾圮的荒野古庙,一群群蜷缩着冻馁交加的灾民。当时亲眼目击庚子年大旱的晚清文人,曾形容这些难民个个“鸠形鹄面”,“气息奄奄”。

  往常凶岁荒年,强梁者盗,柔懦者乞;而今灾事深重,已到盗无可盗,乞无可乞的境地。灾民们卖尽了一切:衣履,木器,甚至锅碗。平日稍有名望的户主,或是乡间的秀才,羞于作道边饿殍,于是倒锁屋门,静静待毙。而穷人却连这些“待毙”之所都拆毁干净:几乎所有的土屋均被拆除,门窗、梁柱,全部成为取暖的材料。往日人烟稠密的村落,变成了一片片断壁残垣的废墟。

  落霜的坡地上,还有赤足光身的幼童,手执小铲,在早已被搜掘多遍的田野里寻觅草根。

  这一年的春天,苜蓿、榆树皮、杂以麸子曾是人们充饥的食粮;夏天,苜蓿、榆树皮被取食尽后,“灾黎”们又转而寻采槐豆,与掘得的树根一起煮食。不料,槐豆性苦寒,饥民们体质虚弱,食入后大泄,因腹泻致死者无数。

  鸦群起落,野狗奔逐。庚子年的秋冬,西安城内每日倒毙街头的灾民即有百人,穷乡僻壤的灾民死亡情形由此可以想见。

  民间丧仪所用的棺木、坟茔、纸钱、哀号随着灾情的无期而成为奢侈品,太平年间所有的道德礼仪都荡然无存。灾难中的人们成群成片倒下,如风卷残叶。成千上万的尸体,使人们对于死亡已十分漠然。草葬荒阡,成为犬鸟之食;到处可闻凄厉的犬吠和鸦鸣。

  霜天的黄土高原上,满是累累白骨。

  寒风卷过咸阳。咸阳道上,出现了一种奇怪的货肆。三三两两,不设招牌,不挂旗幡。这些茅檐苇壁的小棚,似屠户的售摊,又阴森森的厉害,在那些似动非动的幕帘之后,不时闪过一张张惨白色的脸孔,传递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冰冷气息。

  这就是中国历史上与大灾如影相随的“人肉肆”。1900年秦晋大旱丨大无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相关内容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