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身国学移动版

近现代 近现代
近现代 近现代

1900年秦晋大旱丨西狩

时间:2016-05-23 16:17     来源:二十世纪中国重灾百录          作者:钱钢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京师西北百余里的怀来县城。数日前的那场大雨并未能给这个久早的小县带来些微生气,这片撂荒的土地,已经失去两季的播种。

1900年秦晋大旱丨西狩
【图语:西狩】

  京师西北百余里的怀来县城。数日前的那场大雨并未能给这个久早的小县带来些微生气,这片撂荒的土地,已经失去两季的播种。

  8月17日。时近黄昏,天色隐晦。在一座青灰色的宅第里,还住着怀来县的一方“土地”——知县吴永。吴永日后所写的《庚子西狩丛谈》,为后人留下了当日的景象。那几天,过境于怀来的拳民和败兵人喊马嘶闹哄哄,人心惶惶。京师破城在即,楚囚相对,气象凄惨。吴永长日与幕僚亲友以酒浇愁,昏昏然竟不知身在何处。怀来县城,谁都可以逃命,偏偏“土地爷”不能离开,擅离职守,朝廷要治死罪。而且吴永不是一般的七品官,他是曾国藩的亲孙女婿,又在北洋大臣李鸿章手下做过文案,年轻而有学问,为人为官明白利害。这天黄昏,他正独自在宅子里郁闷地饮酒,就见家人来报,说是义和团派人送来一纸“紧急公文”。边说边递上一团粗纸,展开来无封无面,纸面几经辗转已破如棉絮。抹平了看去,不由神色骤变。

  皇太后

  皇上 满汉全席一桌

  庆王

  礼王 各一品锅

  端王

  肃王

  那王

  澜公爷

  泽公爷

  定公爷

  肃贝子

  伦贝子 各一品锅

  振大爷

  军机大臣

  刚中堂 各一品锅

  越大人

  英大人年 各一品锅

  神机营

  虎神营 随驾官员军兵,不知多少,应多备食物粮草。

  光绪二十六年七月二十二日

  吴永不是等闲之辈,他顿时明白,京城已破,皇太后、皇上是逃难来了!可是,这饥荒之年,他又能从何处弄来“满汉全席”、“一品锅”?从“急牒”上所签的时间看,两宫圣驾今晚已在岔道住宿,离怀来县境只数十里。

  山谷荒城,如何办此大差?吴永思虑:置之不理,听其自去,乱离仓促中,或许不至为罪。相反,如果承此官差,而供应不如意,必受严谴。

  吴永踌躇再三,恭敬地收起“御旨”,换上朝服。他后来的回忆写道:“祸福固不可测,但因尽职而遭祸,于心无愧。至于前途祸福,只得听之气数。”

  次日,吴永于滂沱大雨中赶到怀来城东25里处的榆林堡驿站迎驾。

  据曾担任清宫卫士的岳超所写的《庚子辛丑随銮纪实》记载:两天前,也就是8月15日晨5时许,慈禧皇太后的胞弟桂祥携扈从二十余人上朝。这些卫士们照例肩荷英国制十三响鸟枪。至神午门时甫六时,即见御前侍卫、太监、宫女等随慈禧、光绪、隆裕、瑾妃及大阿哥等自宫内徒步走来。

  随员、侍从当即就地跪下。仅仅数分钟前,刚刚吩咐把珍妃投入井中的慈禧,衣蓝布大褂,挽“旗头座”式发髻,一脸怒气,神色严峻。桂祥将慈禧请上朱轮紫缰大鞍骡车,由桂祥坐在车外。此轿车上部围蓝呢,下围红呢。

  光绪着半旧湖绉棉袍,手携一只赤金水烟袋,神色沮丧。他登乘伦贝子之车,由溥伦跨车外。

  这一行色彩纷呈的凌乱纵队,约千余人,或乘车,或骑马,或徒步,济济跄跄。队伍经由景山西街出地安门西行。天下细雨,道路泥泞,人、马均踟蹰道中。这天夜里,队伍宿离京70里的贯市。此地居民多系伊斯兰教,慈禧便宿于礼拜寺大殿内。次日中午抵南口。因受败兵散勇之骚扰、抢掠,居民多逃入深山,经侍卫、太监到处寻觅,只得到少量小米及鸡蛋,聊供两宫及后妃熬粥充饥。其他随行人员只得到庄稼地里寻食。这天午后,过居庸关,经40里关沟,山路坎坷难行,骑者均下马。当晚在岔道一个小山村宿营。除两宫及宫眷住民房,现煮小米粥充饥外,随行人多路宿野外,忍饥挨冻,情形凄惨。

  民房内,一贫如洗,没有床铺,仅有一张长凳。慈禧和光绪贴背而坐,通宵达旦。除了饥寒,便是口渴。多次命太监取水,不是有井无汲器,便是井中浮有人头。不得已,采秫秸秆与光绪共嚼,以浆汁解渴。

  第三日午后,怀来县在望。但由于山洪暴发,怀来城东河水泛滥,桥被冲断。轿夫及士兵们在激流中托轿而过,驮轿几经险情,终于渡过河去。

  远远地,就见怀来县东25里处榆林堡驿站的雨地中,一行人正夹道跪迎,为首一人,恭恭敬敬,身穿七品官服,浑身上下被雨水浇透,慈禧面对怀来县官吴永脱口说道:“我与皇帝连日来历行数百里,竟不见一百姓,官吏更绝迹不见。今天来到怀来,你却衣冠齐整来此迎驾,可称我的忠臣。我不料大局坏到如此。今天见你,仍不失地方官的礼数,莫非本朝江山真可安然无恙么?”

  说着,不禁痛哭失声。

  这天傍晚,吴永呈上小米绿豆粥三锅,却忘了准备筷子。慈禧令折秫秸梗充之。不一会儿,太后屋内便传来争饮豆粥的响声。又过了一会儿,李莲英出来,问吴永能否为太后寻到鸡蛋?

  吴永向已无人迹的小镇走去。他挨个儿寻找百姓人家,在有人的宅屋,他施礼作揖,在无人的弃屋,他如乞丐一样仔细翻寻。早已听不到鸡鸣狗叫,他不敢奢望。最后,他走入一家无人的空店铺,竟然在一只空橱屉中发现了五只鸡蛋。他又在这家的西厢房,寻到一只空锅,吹火舀水,将鸡蛋煮熟后,用一只粗碗盛起,着以食盐一撮,捧交太监。

  饥馑之年,5只鸡蛋和3锅小米绿豆粥的价值超过世上任何美味佳肴。慈禧吃了3只鸡蛋后,将另外的2只赐给光绪。光绪已两天没有进食,当吴永叩见时,他上无外褂,腰无束带,发长至逾寸,蓬首垢面,憔悴已极。

  食后,慈禧对跪在院内泥地里的吴永说,因上路匆忙,忘了带衣服,颇感寒冷,能否设法预备一些衣服?吴永奏答说,他妻子已故,所有衣服也都寄存在京城的家中,而署中此刻亦无女眷。只有他的老母尚有地衣数袭,只怕粗陋不足用。

  慈禧说,能暖体就可。

  这天晚上,慈禧身着吴永亡母的遗装,一件呢夹祆,这是她第一次公开穿汉服。

  三日后,队伍重新启程。传旨吴永为“办理前路粮台”先行。正是黎明,出西城关,刚行至数里,赫然看见一簇新头颅,枭示在一根长杆上。鲜血犹滴流不已。死者大约不过20岁。无头尸体上的军衣,符号已扯去,不知属何队伍。光裸的右臂上,套有捻珠一串,一看便知是从它处掠得。

  这就是乱世与荒年。

  数月前,当慈禧在御前会议上决意对义和团“改剿为抚”时,她仅仅想借义和团之势向洋人开战。她何曾想到会被八国联军的隆隆炮声逐出京城?而不出京师,她又怎么能亲眼目睹如此贫困、颓败的江山国土?

  1900年8月27日,“两宫”进入山西。

  山西境内,旱荒较之直隶更有过之而无不及。由于夏粮歉收,沿途米价腾跃。从兵7千余人,因时常饥不得食,从太原到大同的一路,竟有半数“散而为盗”。

  帝后出奔,朝廷称“西狩”,或“巡幸”。从字面理解,应是“狩猎”或“巡视”。而这次“西狩”的目的地何在?慈禧犹豫不决。还在怀来时,她曾流连于京师的消息,然而她却不得不继续西行。

  奉命与洋人交涉的李鸿章频频来电,企图力阻“西幸”,他请求“两宫早日回銮”与洋人谈判。

  而陕西巡抚魏光焘奏称:“如决裂不至太甚,款议可以速成,则此时驻跸太原,将来回銮较近。万一彼族要挟过往,不免旷日持久,则燕、晋毗连,犹恐震惊法驾。拟即吁请乘舆,渐行渐远,移行西安。”

  “两宫”抵达太原的第三天,清廷以光绪的名义发布御旨,宣布:此次“西幸”的目的地是“自古帝王之都”西安。

  这无疑应验了义和团所传“旗分八面到秦州”的偈语。朝廷向各封疆大吏解释“移幸”的原因是“太原荒歉,供亿维艰”。

  正当这时,陕西大旱灾情严重的消息频频传来,——然而,真正的惨状却无人可以想象。1900年10月19日,慈禧与光绪在蒲州南渡黄河。

  炽热的太阳从无云的蓝天照射在无垠的黄土塬梁峁川上,而自古以来汹涌澎湃的黄河之水,因为水浅流势缓慢,近乎凝滞。

  秋意焦枯。1900年秦晋大旱丨西狩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相关内容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