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 古代
古代 古代

前975年周穆王攻犬戎之战

时间:2016-05-29 22:10     来源:立身国学          作者:编辑部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犬戎系古戎族的一支,殷周时游牧于泾渭流域,是殷周西方的劲敌。

前975年周穆王攻犬戎之战
【图语:周穆王】

  【时间】公元前975年(周穆王十二年),一说公元前964年。

  【地点】今陕西彬县、岐山一带。

  【灾种】兵难。

  【灾情】犬戎系古戎族的一支,殷周时游牧于泾渭流域,是殷周西方的劲敌。周文王曾对之用兵,使其荒服(五服最远的地方)于周。穆王时,犬戎势大,怠慢于周,在朝穆王时没有进献贡品,以示挑衅,同时阻碍了周与其他方国部落的往来。穆王遂亲自帅师西征。

  战况:祭公谋父统领周军跟从周穆王西征,千里用兵,进兵阳纡,周军大胜,战争经过不详,据《后汉书·西羌传》仅知“获其五王,又得四白鹿,四白狼,王遂迁戎于太原”(今甘肃平凉、镇原一带)。即俘其部落首领五人,而“四白鹿、四白狼”中的“鹿”与“狼”,有人认为是指以鹿、狼为名号的戎族。同年七月,西戎派遣使者前往朝见周天子。

  双方投入兵力:1、周穆王方:不详。

  2、犬戎方:不详。

  双方兵士伤亡情况:不详。

  平民伤亡情况:不详。


  【详情】

  犬戎系古戎族的一支,殷周时游牧于泾渭流域,是殷周西方的劲敌。据杜预《世族谱》云:“黄帝之苗裔,姬姓,后稷之后,封于邰;及夏衰,稷子不窋窜于西戎。至十二代孙曰大王,为狄逼迁岐。至孙文王,受命,武王克殷而有天下。至幽王,为犬戎所杀,平王东迁,乃居王城。”周文王曾对之用兵,使其荒服(五服最远的地方)于周。穆王时,犬戎势大,怠慢于周,在朝穆王时没有进献贡品,以示挑衅,同时阻碍了周与其他方国部落的往来。穆王遂亲自帅师西征。

  在穆王西征之前,祭国的祭公谋父劝谏周穆王光大德政,勿用武力。综《国语·周语》与《史记》载:

  穆王将征犬戎,祭公谋父谏曰:“不可。先王耀德不观兵。夫兵戢而时动,动则威,观则玩,玩则无震。是故周文公之颂曰:’载戢干戈,载櫜弓矢。我求懿德,肆于时夏,允王保之。’先王之于民也,茂正其德而厚其性,阜其财求而利其器用,明利害之乡,以文修之,使务利而避害,怀德而畏威,故能保世以滋大。昔我先王世后稷,以服事虞、夏。及夏之衰也,弃稷不务,我先王不窋用失其官,而自窜于戎狄之间。不敢怠业,时序其德,纂修其绪,修其训典,朝夕恪勤,守以敦笃,奉以忠信。奕世载德,不忝前人。至于文王、武王,昭前之光明而加之以慈和,事神保民,无不欣喜。商王帝辛大恶于民,庶民不忍,訢戴武王,以致戎于商牧。是先王非务武也,勤恤民隐而除其害也。夫先王之制,邦内甸服,邦外侯服,侯卫宾服,蛮夷要服,戎狄荒服。甸服者祭,侯服者祀,宾服者享,要服者贡,荒服者王。日祭、月祀、时享、岁贡、终王。先王之顺祀也,有不祭则修意,有不祀则修言,有不享则修文,有不贡则修名,有不王则修德,序成而有不至则修刑。于是有刑不祭,伐不祀,征不享,让不贡,告不王。于是有刑罚之辟,有攻伐之兵,有征讨之备,有威让之命,有文告之辞。布令陈辞而又不至,则增修于德,无勤民于远。是以近无不听,远无不服。今自大毕、伯士之终也,犬戎氏以其职来王。天子曰:’予必以不享征之,且观之兵。’其无乃废先王之训,而王几顿乎?吾闻犬戎树惇,率旧德而守终纯固,其有以御我矣!”王不听,遂征之,得四白狼四白鹿以归。自是荒服者不至。

  虽有贤者谏言,但周穆王并未采纳,仍越千里沙漠到达积羽(约在今甘肃张掖以北地区),击败犬戎,俘其部落首领五人,将犬戎族迁到大原(甘肃镇原、泾川地区)国。 虽言胜利,但穆王责犬戎以“非礼”,“暴兵露师,伤威毁信”之举,自是“荒服者不至”之初始,亦为周幽王为犬戎所杀种下恶因。前975年周穆王攻犬戎之战

    相关内容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