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 古代
古代 古代

武王伐纣之牧野之战

时间:2016-05-13 23:45     来源:中国历代战争史          作者:台湾三军大学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孟津观兵后二年(前1122年),帝纣之淫纵无度毫无悛改,杀比干,囚箕子,微子出奔于周。

武王伐纣之牧野之战
【图语:武王伐纣作战图】

  【时间】武王十三年(前1122年)。

  【地点】商都朝歌(今河南省淇县)。

  【灾种】兵难

  【灾情】《尚书·武成篇》有“罔有敌于我师,前徒倒戈,攻于后以北,血流漂杵。”之记述,论者以为既无剧战,伤亡何能如此惨重,疑其所言不足为信。

  双方投入兵力:据《史记》载,当时武王所率兵力计有戎车三百乘,虎贲三千人,甲士四万五千人,以及庸、蜀、羌、髳、微、卢、彭、濮各部族。

  鬼方土方结盟兵力投入不详。

  殷纣之七十万人。

  双方兵士伤亡情况:不详。

  平民伤亡情况:不详。

  【速读】

  一、武王伐纣牧野之战,在殷帝纣三十三年(前1123年),纣兵败,自焚死,殷灭亡,周武王遂为中原之共主。

  二、 史载周师兵力除诸侯之师外,不过戎车三百乘,虎贲三千人及甲士四万五千人。而帝纣则发兵七十万之多,此项数字虽不无可疑,但其数量居于优势则无问题。

  三、史籍记载本战役似并无剧烈之战斗,所谓“罔有敌于我师,前徒倒戈攻于后以北”云云,均为纣师未作强烈抵抗之证明。但同时《尚书·武成篇》则有“血流漂杵”之记述,论者以为既无剧战,伤亡何能如此惨重,疑其所言不足为信。

  【详情】

  孟津观兵后二年(前1122年),帝纣之淫纵无度毫无悛改,杀比干,囚箕子,微子出奔于周。武王问太公曰:“仁者贤者亡矣,商可伐乎?”太公对曰:“先谋后事者昌,先事后谋者亡,夏条可结,冬冰可折,时难得而易失。”于是武王乃立即把握机会将纣之暴行遍告中原诸侯,呼吁会师孟津,同申讨伐。一面集中兵力准备东征。据《史记》载,当时武王所率兵力计有戎车三百乘,虎贲三千人,甲士四万五千人,以及庸、蜀、羌、髳、微、卢、彭、濮各部族。武王十三年(前1122年)一月三日周师东下;其所采路线为沿渭水循黄河向孟津前进,参与东征之西北西南各部族,亦先后分别来会。

  一月二十八日“周师毕渡孟津”,诸侯咸率师来会,武王作《泰誓》,昭告众人,声述纣之罪状,继即渡河向殷都急进。由孟津至商都朝歌(今河南省淇县),约四百余里,周师于二月四日侵晨已进抵商都南郊牧野(据《尚书·牧誓》正义载称牧野一说距商都三十里,一说七十里),各诸侯之兵亦已到达,武王更作《牧誓》激励三军将士,严申作战纪律,武王左杖黄钺,右秉白旄亲临指挥。纣闻武王率师前来,亦发兵七十万应战,双方阵于牧野,于是历史上有名的“牧野之战”,乃告展开。

  本战役之战斗经过情形,史籍中均无详载,但由各种有关之记述对照观之,亦可发现其特点与梗概,兹分述如下:

  其一,本战役为以寡击众以少胜多之作战。史载周师兵力除诸侯之师外,不过戎车三百乘,虎贲三千人及甲士四万五千人。而帝纣则发兵七十万之多,此项数字虽不无可疑,但其数量居于优势则无问题。武王在《泰誓》中一则曰:“受(帝纣之名)有臣亿万,惟亿万心,予有臣三千惟一心。”再则曰:“受有亿兆夷人,离心离德,予有乱臣(治理之臣)十人,同心同德。”可为证明。再由《六韬·豹韬》内所载,武王频频对以寡击众,以弱击强之战法,向太公发问,亦可为旁证。惟殷方人数虽多,而士气低落,团结不固,且有训练之甲士及战车较少,周师则全为精选之甲士,战力充沛,且孤军远出有进无退,故士气旺盛能充分发挥战力,一举击败纣军。

  其二,本战役为一战车突破战,周族当时对战车大规模之运用,及其在战略战术上发挥之威力,由下述各项记录中,可获得证明。

  史称武王拥有之战车三百乘,而殷方则无战车兵力之记载。想殷商承平已久,戎备松弛,似缺乏是项武器,或有而不多。

  据《史记》载,作战开始时,武王使尚父与百夫致师,继即“以大卒驰帝纣师”。所谓大卒据《史记正义》注释系指戎车、虎贲与甲士而言。同书又云:“武王驰之,纣兵皆崩叛。”均为描述战车冲击之情形。

  《六韬》中太公对战车之类型、构造、运用要领以及车士之选拔,阐述基多。关于战车之类型,太公曾指出武卫大扶胥作震骇之用,武翼中扶胥、提翼小扶胥,以及所谓辎车骑寇、扶胥轻车,均作电击霆击之用,乃为“陷坚阵,败强敌”之武器。对战车之运用,太公一则曰:“凡用兵之要,必有武车骁骑,驰阵选锋,见可击则击之。”再则曰:“车者军之羽翼也,所以陷坚阵,要强敌,遮走北也。”@由后者语意观之,太公对战车之运用,不但已有中央突破之思想,且已有迂回突击之观念。

  再就太公所说击敌时,当察敌之十四变,其中所谓“敌人新集可击,天时不顺可击,地形未得可击,不戒可击,将离士卒可击,不暇可击,心怖可击”等等。又《车战八胜》中之所谓“敌之前后行阵未定即陷之,旌旗扰乱人马数动即陷之,士卒或前或后或左或右即陷之,阵不坚固士卒前后相顾即陷之”等等,均为选定攻击点与攻击时机之要着,而尤为战车突击之良好时机。

  又按殷都朝歌(今河南省淇县)以南之地形,平旷开阔,故有“牧野”之称,在地形上颇便于战车之运用。周师“昧爽”(即侵晨)抵此,“陈师牧野”以待,故此地可能为太公作战计划中选定之战场。

  史籍记载本战役似并无剧烈之战斗,所谓“罔有敌于我师,前徒倒戈攻于后以北”云云,均为纣师未作强烈抵抗之证明。但同时《尚书·武成篇》则有“血流漂杵”之记述,论者以为既无剧战,伤亡何能如此惨重,疑其所言不足为信。其实此项矛盾现象,正可反映出当时战车猛烈突击所造成之成果。

  由以上五点以观,则可约略推断出本战役系为一次战车兵对徒步部队之突破战。因当时军事编组史无详载,故其部署要领亦难于判断,但由甲骨文中“王作三师左右中”之记载,以及西周与春秋初期作战,三军并列,王居中军之部署情形以观,则此次作战殷周双方主力必系位于中央。因此太公对纣军所实施之突破战,当必为“陷坚阵,败强敌”之中央突破也。

  此次作战,双方参战兵力虽多,但战斗时间似极短促。盖由于武王以大量战车及虎贲甲士突击纣师,加之纣师士气低落,战志松弛,故一遭突击,即告崩溃。帝纣见全军溃败,大势已去,乃走登鹿台自焚而死,于是战争迅速即告结束。武王伐纣之牧野之战

    相关内容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