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身国学移动版

国难 国难
国难 国难

国家公祭|连载之:诉讼祭

时间:2019-12-29 13:26     来源:新华报业网     作者:综合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主要有“东史郎诉讼案”、“李秀英诉讼案”、“夏淑琴诉讼案”、“百人斩诉讼案”,纪念馆多次为当事人提供大量证据,尤其对李秀英、夏淑琴案胜诉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虽然二战后战胜国对战犯们进行了审判,对南京大屠杀也作了历史性定论,但70多年来,日本军国主义余孽及右翼势力不断否定历史,纪念馆开展民间外交和对日斗争,最重要一环就是积极参与和支持开展有关南京大屠杀的诉讼。

  上世纪90年末以来有关南京大屠杀的诉讼案,主要有“东史郎诉讼案”、“李秀英诉讼案”、“夏淑琴诉讼案”、“百人斩诉讼案”,纪念馆多次为当事人提供大量证据,尤其对李秀英、夏淑琴案胜诉起到了关键的作用。这几个诉讼案也使得南京大屠杀史实国际影响力逐步扩大。

  一、东史郎的八年诉讼

  东史郎,原日本16师团士兵,参加了日军进攻南京及南京大屠杀。1939年,东史郎因病被遣送回日本。在华期间,他枪杀俘虏,侮辱妇女,抢夺粮食,并亲眼目睹了他所在部队集体屠杀中国百姓、轮奸妇女等暴行。期间他日记中详细地记录了1937年9月至1939年7月的战事,其中有南京大屠杀等。1940年至1944年3月,他将侵华期间的日记、见闻以及收集到的军中报纸、传单等整理成日记。

  战后,东史郎逐渐认识到罪恶,不断反省战争罪行,1987年公布战时日记,日记中记载了战友桥本光治把一名中国人装入袋子,浇上汽油点火,后将袋子沉入水塘的暴行。桥本作为该事件当事人,极力否认罪行,于1993年将东史郎告上了法庭。

  1996年,日本支援东史郎案审判实行委员会、东史郎日记上诉案律师团派人到南京调查取证。我与记者合作发表通讯报道此事,许多市民和有关部门特意前来提供证据,我也多方搜寻证据证明东史郎说的确有根据,南京公证处人员还进行了部分证据的保全公证。

  东史郎诉讼案原告和被告是60多年前参加侵华战争的日本老兵,昔日战友为历史真相对簿公堂。在1993-2000年历时8年诉讼中,双方紧紧围绕南京大屠杀展开激烈的交锋,反映了日本国内南京大屠杀“虚构派”与“肯定派”斗争的现状。由于日本法庭在“南京大屠杀虚构史观”的支配下,这起案件的主角东史郎三次败诉,并被扣上种种罪名。

  东史郎在日本高等法院判决后说,自己的日记真实性通过此案审理早已一目了然。原告一方是一伙别有用心者,他们企图借助法庭恫吓揭露日本侵略历史的证人,妨碍传授真实历史,抹杀南京大屠杀罪证。他决不同意日本最高法院的这种判决,这一判决从根本上践踏了历史事实。应该把南京大屠杀真相广为宣传,由历史作出公正审判。

  东史郎虽然败诉,但并没气馁。他说,“我的斗争,上卷是60年前的日中战争,下卷是60年后的东京法庭。我要坚决进行斗争,直到走进地狱。我要去见战死的战友,要求他们作证,要求阎罗王进行严肃的判决。”

  二、未见终审胜诉的李秀英

  2005年1月22日,李秀英子女在母亲墓前点燃一份日文判决书,这份判决书迟来了49天。

  1937年,19岁的李秀英怀有6个多月身孕,与其父一起躲进南京安全区内的五台山小学地下室避难。12月19日,3个日本兵闯进来想强奸李秀英,李秀英殊死反抗,身中37刀,倒地昏死过去,幸经美国医生罗伯特?威尔逊抢救生还。期间,美国牧师约翰?马吉用一台摄像机,拍摄了李秀英躺在病榻上及威尔逊检查受伤部位的胶片,后制成《南京暴行纪实》一直保存至今,拉贝等人日记与书信中也有李秀英受害经过。1946年,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庭审期间,李秀英书面证词曾在庭审出示。李秀英还应日本和平反战团体邀请赴日作证。

  1998年,日本右翼学者松村俊夫编撰《南京大屠杀的大疑问》否定大屠杀,其列举了中日两国记者报道李秀英在中日两国集会上证言中的受害时年龄、受害时怀孕期、受害刀疤等表述不同,据此认定李秀英是假证人。

  李秀英通过媒体表示要起诉松村俊夫。有正义感的日本律师渡边春己、尾山宏、小野寺利孝、神谷威吉郎、九川信夫、南典男、山田胜彦、穗积刚、大江京子等人,主动与我联系,无偿为李秀英代理,还数十次专程来到南京调查。

  1998年,李秀英向日本东京地方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松村俊等公开登报道歉,并赔偿名誉损害费1200万日元。其间,我们帮助日本律师团在南京找到了当年任护士、曾亲眼目睹李秀英受伤后,被救治情景的证人沈文俊及另一位证人陈玛琍。

  经近4年调查与辩论,东京地方法院2002年一审判决李秀英胜诉,但对要求被告登报道歉的诉讼请求未予支持。双方均上诉,东京高等法院两次开庭审理后,决定维持一审判决。日本法院实行三审终审制,被告明确表示还要上诉。

  期间,李秀英于2004年12月4日辞世,临终前,仍念念不忘诉讼。2005年1月,日本最高法院终审判决判处被告支付名誉损害赔偿金150万日元。这起涉及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首起名誉权国际诉讼案,最终以李秀英的胜诉而落幕。

  “李秀英案”的诉讼焦点,涉及李秀英有关南京大屠杀的受害经历是真还是假的问题。表面看是涉及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个人名誉权的一场国际诉讼,实质是承认还是否定大屠杀历史在日本司法界的一次激烈碰撞。

  三、夏淑琴跨国诉讼案一波三折

  在南京大屠杀中,夏淑琴全家9口有7人遭日军杀害,8岁的夏淑琴身中3刀后,昏死过去而与妹妹幸免于难。夏家的经历被约翰?马吉用摄影机记录下来,并载入有关文献,如《拉贝日记》中也有记载。在战后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上,夏家的受害经过也被作为证据出示。

  1998年,日本亚细亚大学教授东中野修道、日本自由史观会成员的松村俊夫出书指夏淑琴是“假证人”。鉴于夏淑琴决定通过法律讨回公道,老人年岁已高,加之中日两国还没有司法协定,中国律师到日本不能直接出庭等因素,2000年,时年71岁的老人到南京市中级法院以侵害名誉权为由,起诉松村俊夫、东中野修道,成为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在国内起诉日本右翼势力第一人。

  南京市中级法院接案后,曾再三研究并请示上级法院和法律机构,2004年指定玄武区法院审理。日本两被告未出庭应诉,2006年,该法院判决被告败诉。夏淑琴在国内起诉之际,2006年,东中野修道等在日本东京地方法院,以专著“未损害夏淑琴名誉”为由起诉夏淑琴。接到传票后,我和夏淑琴以及律师谭臻、吴明秀等人赴日,东中野修道等没想到夏淑琴会赴日应诉,开庭前慌忙撤诉。经与渡边春已等日本律师商量,夏淑琴当庭提出反诉。2007年11月2日,夏淑琴反诉案在东京地方法院一审胜诉,判决东中野修道和展转出版社赔偿原告400万日元。2008年5月21日,东京高等法院二审维持一审原判。东中野等又上诉至日本最高法院。

  2009年2月5日,日本最高法院终审判决夏淑琴胜诉。夏淑琴在南京起诉日本右翼势力,是南京大屠杀受害者首次在中国法院对日本右翼势力提起此类诉讼,进而引发在日本的诉讼。以往南京大屠杀、日本细菌战的中国受害者,中国劳工受害者起诉地大多在日本,受害者维权困难很大。按国际惯例,涉及二战期间的民事起诉可在中国进行,夏淑琴案开辟了新的领域。

  四、“百人斩”案背后的右翼图谋

  1937年11月30日—12月11日,日军第十六师团野田毅、向井敏明两少尉从上海杀向南京的途中,展开杀人竞赛。当时《东京日日新闻》连续4次以大标题刊登两少尉“杀人竞赛”的实况,时间、地点准确,杀人过程数字清楚,图文并茂。战后,两少尉由远东国际军事法庭逮捕,移送中国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审判后被枪决。

  向井敏明次女向井千惠子是退休公务员,她曾跟随日本旅游团到纪念馆参观,后听说其父在雨花台被枪决,专门去雨花台用手帕包了一捧土,回日本后写文为其父鸣冤。2000年,日本《产经新闻》麾下的《正论》杂志也公开为此人翻案。2003年,向井、野田遗属三人在东京地方法院提起诉讼,控告《东京日日新闻》(现《每日新闻》)1937年的报道,以及日本记者本多胜一1971年写的著作违背事实,还蛮横地要求纪念馆撤销展示“百人斩”照片。诉讼与日本80年代以来的历史教科书事件,参拜靖国神社、修改和平宪法等事件一脉相承,目的是篡改日本侵华历史。被告本多胜一及其律师团曾到南京取证,我专门为其提供了书证。

  2005年8月23日,日本东京地方法院判处其败诉。原告向井等人对判决结果不服,遂向东京高等法院提出上诉。5月24日,日本东京高等法院二审驳回上诉要求,维持一审判决结果。原告不服二审判决,再次上诉至日本最高法院。2006年12月22日,日本最高法院终审判决原告败诉,日本右翼否定历史的图谋未能得逞。国家公祭|连载之:诉讼祭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相关内容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