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魂 国魂
国魂 国魂

千古人皇说伏羲——伏羲图腾与“婚级”

时间:2017-10-24 10:24     来源:立身国学网     作者:范三畏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关于伏羲之图腾,在三十年代闻一多先生的《伏羲考》长文中定为龙蛇;而八十年代中叶,刘尧汉先生在其“彝族文化学派”的开山著作《中国文明源头新探——道家与彝族虎宇宙观》一书中,又考证为虎。

千古人皇说伏羲——伏羲图腾与“婚级”
【图语:雷泽·生伏羲处】

  【立身国学网专稿】文|范三畏(西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关于伏羲之图腾,在三十年代闻一多先生的《伏羲考》长文中定为龙蛇;而八十年代中叶,刘尧汉先生在其“彝族文化学派”的开山著作《中国文明源头新探——道家与彝族虎宇宙观》一书中,又考证为虎。笔者认为,闻、刘二先生所言,都是各自揭示了伏羲图腾的一个方面。区别只在于刘所言伏羲虎图腾应比闻所言伏羲龙图腾尤为近古一些。

  “图腾”是原始宗教的基本表现形式之一。摩尔根《古代社会》第六章在介绍北美印第安阿吉布洼部落时,指出“在阿吉布洼方言中,有图腾(totem)——往往发音为dodim——的一词。是表示一氏族的象征或徽章的”。若按照意译,阿吉布洼(ojibwa)部落的“图腾”一词,正如上述,是表示“他的族(的象征或徽章标志)”。由于图腾本是氏族的标识物,所以民族学家与人类学家借此而称呼氏族制度:“由这种事实,斯库尔克拉夫特(schoolcraft)便运用‘图腾制度’(totemic gygtem)这一术语来表示氏族组织:若是在拉丁语中或希腊语中没有一种术语以表示这种既已成为历史制度的一切特征和性质等,则以图腾制度这一术语来代替氏族制度而使用,是完全可以接受的[1]。”从严格意义上讲,凡图腾必须具备两个本质要素:第一,它被认为与人们的某一血缘联合体之间存在着血缘关系。“图腾崇拜的特点就是相信人们的某一血缘联合体与动物的某一种类之间存在着血缘关系[2]。”第二,它是人们某一血缘联合体的标识。“‘图腾’”一词表示氏族的标志和符号;例如,狼是狼氏族的图腾。[3]”图腾物作为氏族的标志,不仅要加以特殊爱护,不能伤害,而其形象也体现于住宅建筑或个人身体之上(如发型、文身和服装图案式样等)。关于图腾的来源,摩其部落的传说很具代表性:“根据这种传说,他们的第一个祖先是转化成男人和女人的动物或无生物,它们就成为氏族的象征(图腾)(如阿吉布洼部落的鹤氏族)。”由于“摩其人确信灵魂的转移,他们说他们死后将再度变成熊、鹿等等”[4]。

  图腾崇拜是一种普遍的文化现象,它遍布于世界各原始民族:在我国的许多民族中,至今也还保存着图腾崇拜的残余,如壮族的蛙图腾以及蛇、鸟图腾,又如瑶族的犬图腾,还有彝族、纳西族的黑虎图腾与白族、土家族的白虎图腾等等。

  同一图腾内严禁通婚,也许是图腾制度中最为引人注目的一点。

  根据摩尔根的研究,氏族起源于“婚级”,即婚姻的级别制,“氏族组织,作为一种较高的组织,便自然的会加盖于级别制之上,单纯不变地将其笼罩”。至于“婚级”的起始,“很可能原来只有两个男子级别与两个女子级别,在结婚的权利上彼此相对峙着,到了后来这四个级别才再分割为八个级别” [5]。但其所谓“八个级别”、准确些说,实应称为“四级二别”:

  男子 女子

  (1)依摆(lppai) ① 依把达(lppata)

  (2)孔博(kumbo) ②布达(Buta)

  (3)穆利(murri) ③马达(Mata)

  (4)库比(kubbi) ④卡波卡(Kapo4a)

  以上是澳大利亚的氏族制下的级别排列及其名称,但类似的情形在各氏族社会中都是存在过的。

  至于四级之内的男女二别,其相互配媾的规律及其子女归级的规律,则均如下示:

  男性 女性

  (1)……………… ④ (3)

  (2)……………… ③ (4)

  (3)……………… ② (1)

  (4)……………… ① (2)

  庞朴先生据此而破解了中国古老的昭穆制。他说,以上面的第一对婚媾关系为例,就可以顺推此后的世系,而这种世系与《周礼·春宫》中的昭、穆庙次极为相似,亦即除始祖以外,此下的第二、四、六、八等双数世次都为昭,而第三、五、七、九等单数世次都为穆。

  现在就让我们根据上表所提示的第一对婚媾关系而推排其世代如下

  (1)男……女④

  ②……(3)③……(2)

  ④……(1)①……(4)④……(1)

  从这幅三代世系表中可以看出,第一代的婚媾关系,在第二代外化为异己的子女;子女在异于父母和自己的婚级中寻得配偶;到了第三代,又回归为本来的亦即祖父母所属的婚级。经过两代繁殖,量扩张了;经过两次“异化”,质回复了。第三代作为表兄妹互相婚配,第四代将出现和第二代同样的情况。如此循环不已,无论从男系或女系来看,一、三、五……奇数代都属于同一个婚级,二、四、六……偶数代也是一样。这应该就是周礼中昭穆制度的根源!

  这结论应该是可信的。

  尽管如此,庞朴先生仍于其文之末既自信又不无谨慎地指出:

  虽然我们从中国文献中和中国人类学的调查中尚未发现这种婚级制的材料,但舍此确无力解释昭穆习俗。当然,文献中亦非绝无隙迹可寻,春状时代齐鲁两国贵族长期通婚,秦晋两国贵族世代结缘,便可能是这种婚级制的孑遗[6]。

  值得关注的是,关于我国婚制的起源,前人不是说起于伏羲(或太昊,义同),就是说起于女娲,而似未见有其他说法[7]。至于羲、娲的关系,起先最通行而被人们普遍认可的则是夫妻说,这决不是偶然的;与夫妻说并行的是兄妹说,而兄妹说最终也走向了夫妻说,即以兄妹而结为夫妻。笔者认为,以今日文明人的观点视之,以兄妹而为夫妻之说最为无理,但此说又提供了洪水毁灭人类,最终只剩羲娲兄妹遂不得不结为夫妻之解释,故尔此说反成了最为合理的说法,因为它已包涵和超越了前二说[8]。

  类似于印第安阿吉布洼部落的婚级制和图腾制,既然在上古氏族社会具有普遍性;而且同一胞族及其所属的氏族之内的人员禁止通婚[9],同一图腾内也严禁通婚[10],这些要点,就都为我们下边的论述,即由羲、娲关系推测中国上古的婚级制起源提供了可靠的指导。

  就婚级和氏族、胞族的起源和发展来看,它们最常见的方式是二分为四,四分为八的,婚级如此,氏族和胞族亦然。

  就婚级而言,如前所述,摩尔根早已指出了这种裂变的可能性。而美国传教士,也“在南澳大利亚的芒特——甘比尔地区的澳大利亚黑人中发现了最低的发展阶段。在这里,整个部落分为两个级别:克洛基和库米德。每个级别内部都严格禁止性关系;反之,一级别的每个男子生来就是另一级别的每个女子的丈夫,而后者生来也是前者的妻子。不是单个人,而是整个集体相互结婚,即级别和级别结婚。”“进一步阻止血亲婚配的办法,可以在新南威尔士达令河流域的卡米拉罗依部落中间看到,在那里,两个最初的级别分成四个,而这四个级别之中每一级别全体又都跟其他某一个一定的级别结婚。最初的两个级别生来就互为夫妻:根据母亲属于第一或第二级别,她们的子女就属于第三或第四级别;第三代又重新属于第一和第二级别[11]。

  就氏族和胞族而言,发达的胞族可在两个以上,甚至可达十个(如摩尔根所言罗马三部落中各有十“古利亚”即是),但易落魁人的各部落却绝大部分是二胞族共八氏族式的(4:4,或演变为5:3)[12],即,“最初以两上氏族开始,后来每一氏族各再分为四个氏族”[13]于是原先的两个氏族便成了胞族。这种情况的普遍性是它们与部落联盟的“同构”机制:“部落联盟是从一对氏族——少于两个以下的氏族在任何部落中都没有发现过——演化而成的这一问题,在理论上讲,可以从印第安人经验中既知的事实推演出来……像这样一种的部落联盟,乃是发端于两个氏族,经过部落及胞族的一种发展”[14]。而行文至此,我们就不能不自然而然地联想到中国古籍《山海经》中多次出现的关于“乘两龙的记载:

  南方祝融,兽身人面,乘两龙。

  西方蓐收,左耳右蛇,乘两龙。

  北方愚疆,鱼身手足,乘两龙[15]。

  东方句芒,鸟身人面,乘两龙。

  以上四条,分见于《海外经》部分的南、西、北、东四经;又在《海外西经》及《大荒西经》中还又有夏后开(启)乘两龙的各一条记载,《海内北经》亦有河伯冰夷乘两龙的一条,后二者不在此讨论,兹只言前四者如上文所引。

  “视融”等四条各在《海外四经》之末,各经约各有十余国,乃以“视融”等殿之。若将每国各视为一个氏族,则“祝融”等便为胞族之名;若每国各为一胞族,则“祝融”等便为四方四个兄弟部落,可共组一个部落联盟。而前一种情形,又与“墨西哥及中央亚美利加(今按即中美)的村落印第安人之间”的情形颇为相似:“占据特辣斯卡那村落中四区域的特辣斯卡那人(TLAS_calans)的四‘世系’,可能也就是四个胞族。他们的人口足以成为四个部落;但是他们同住在一个村落、同操一种方言,所以他们需要像胞族这样一种的组织则是很明白的事实……他们在地理上的领域称为墨西哥的四区。”

  值得注意的是,以上“四区”同时也是军事编制:“都各有明确的军事组织和特殊的服装与旗帜,以及军事总首领——军团长(吐克特利Teuctli)——军团长即是军事总指挥官。他们以胞族团体参加征战”,“他们之间以服装及旗职互相区别,出战时各分别为一个集团” [16]。这种四区共树四旗的制度,又自然要使我们想到中国古代典籍三《礼》上所屡提及的因旗:

  龙旂九斿……鸟旟七斿……熊旗六斿……龟旐四斿……

  (《周礼·考工记·辀人》

  交龙为旂……熊虎六斿,鸟隼为㵰,龟蛇为旐……

  (《周礼·春宫·司常》)

  行,前朱鸟而后玄武,左青龙而右白虎。(《礼记·曲礼上》)

  由前以例后,知《曲礼》所言,同样也是四种旗帜上的动物标志。唯其中《司常》的四种旗,每旗各绘两动物而为小异;此外,代表西方(右)的虎旗或以熊旗互置。

  以上“祝融”等四名称者,已具动物的某些特征,这里可以看出图腾制的印迹;而后人又往往将它们再与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相配,共同表示四方。然而二者相较,由于后者毕竟是纯粹的动物(龙虽至今无法实指,但其必有一模特儿的“祖龙”),因而离图腾时代更近,虽然已被强行打上了色彩语言的戳记,也无法掩盖其原始性。

  仔细翻检辞书,便会发现,青龙白虎等四称,其总称之异名颇多:或称“四兽”,或称“四神”,或称“四灵”,或称“四象”,或称“四星”;而所谓“星”与“象”者,又是由于此四者各是天球黄道上二十八宿(分为四组)的分组代称,或以为每组七宿共成以上一象,故云。四兽本出于地,后来竟然统率到了天上,足可见这组原始意象文化积淀之深厚,是远非其他一切意象可以比拟的!

  就人类社会而言,中华民族几乎都共认伏羲是我们最占老的“人文初祖”,而如前所言,闻一多与刘尧汉又都先后辉映,分别探查出伏羲为龙图腾与虎图腾;现在我们又发现四灵兽与原始图腾有关,且可谓是原始图腾中最神圣的一组图腾,而况此四物中即有龙虎;再加上四者本有“四象”一称,揆之《周易》的《系辞传》有“四象生八卦”和“包牺(伏羲)氏……始作八卦”[17],凡此,都促使我们把四灵兽与伏羲联系起来,并进一步去探求其间的复杂关系。

  关于伏羲与四象即四灵兽的关系,我们在第三部分《华胥履迹之谜》中其实已经给涉及,那就是伏羲以雷(雷神、雷公)为父,而以风(华胥)为母,这是神话传说中风姓的华胥女子履雷泽中雷神迹印而孕生伏羲之说;至于上升到哲学观念,则它既见之于《庄子·大宗师》的“夫道……伏戏氏得之,以袭气母”,也见之于《周易·说卦传》的“雷风相薄”与“帝出乎震,齐乎巽”,气即巽风,而震则为雷,但这仍无关于四兽,所以还得进行一番意象的转换(或曰还原)方可。

相关内容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