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魂 国魂
国魂 国魂

千古人皇说伏羲——华胥履迹之谜

时间:2017-10-24 10:22     来源:立身国学网     作者:范三畏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华胥履迹之雷泽即庄浪朝那湫,既然已经考察明白,我们就可以看出,此地距离伏羲氏“生”地的古成纪今静宁李店乡一带,东西相距仅约八九十公里之遥。

千古人皇说伏羲——华胥履迹之谜
【图语:华胥古国,关山云海】

  【立身国学网专稿】文|范三畏(西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华胥履迹之雷泽即庄浪朝那湫,既然已经考察明白,我们就可以看出,此地距离伏羲氏“生”地的古成纪今静宁李店乡一带,东西相距仅约八九十公里之遥,即令更古的成纪也许在天水伯阳、秦安大地湾或西和仇池,其距庄浪县灵湫也不过有成百里与一二百公里之遥。这和上古部落女子出外活动的可能范围是相合的。今要问华胥氏女子由成纪赴雷泽何干?最可能的解释是到该地的神社之祠去祈求子嗣,此与周民族的先妣姜嫄祷于閟宫履大人迹而孕后稷的传说极相类似,而决非偶然行游出于好奇因之履迹有孕。姜嫄履迹之事,闻一多先生《姜嫄履大人迹考》论之基详。文章还说到“复考旧传古帝王感生之事,由于履迹者,后稷而外,唯有伏袭”。而所谓“履迹”,正如闻先生所说,不过是“履迹乃祭祀仪式之一部分,疑即一种象征性的舞蹈”,是“代表上帝之神尸舞于前,姜嫄尾随其后,践神尸之迹而舞,其事可乐”,“舞毕而相携止息于幽闲之处,因而有孕也“[1]。

  闻先生所说的神尸。指祠宫中代表神灵的神职人员。《仪礼·特牲馈食礼》有“主人再拜,尸答拜”的祭祀仪式,可见“尸”是活人而非尸体。至于所谓“象征性的舞蹈”,是一种模仿耕种的舞蹈动作。而之所以要模仿耕种,则是出于古人“天人合一”的观念,认为人之孕育相似于植物之孕育。根据这种自然与人生同一的原始思维“互渗律”原则,模仿耕种即可有助于怀孕。在没有发明拉犁之前,耕种时是以足踏用耜。“耜”字左旁从“耒”,是古代翻土的农具:右旁从“吕”,即“台”字。与“始”、“胎是古今字的关系,所以有始孕胚胎的含义。在连耜尚未发明出来的时代,播种时只能以一头刮尖的木棒在田里戳个洞,撒上种子,再以足掩土掩土稍加踏实,“履迹”的最初义即由此而来。至于“閟宫”,亦即“禖宫”,是祭祀高禖以求生育的祠所,它与另一同样见于《诗经》的“泌”水,都是这种举行求嗣祭祀然后男女共行秘密之事的地方[2],所以以上四字都从“必”。“必”是一个会意字,其意义指男女交媾之事。这个字由“八”与“弋”两部分构成。“八”表示左右分开,在这里代表女阴;“弋”是带有丝绳射出去尚能收回的箭,在这里代表男根。用“弋”入“八”,正像性交姿态。“必”引申为“必然”,因为交媾是人类以至几乎—切生物生存与发展的必然。“必”加水旁为“泌”,义为流体由小孔中排出,也与交媾行为有关。“秘密”之“秘”本作“袐”,凡“示”旁之字皆与宗教祭祀有关。“密”上从“宀”即“介”为房屋形,指祠宫所在;其下有山,指“袐(閟)丘”(文献称“泌丘”,“泌”通“袐”),所谓“丘下有水为泌丘”,閟宫之地有水从山丘泌出,可见此丘也是男根的象征。

  在前人对伏羲的赞颂语中,有誉其为“人文初祖”,赞其功“肇始人文”的。“始”与“胎”为同源字,“祖”之本义为男根,而“肇”义为性交。

  “胎”、“始”俱以“台”作声符而兼会意。“台”即倒写之“巳”,本作“目”,像动物早期胚胎形。“祖”从“且”来,后者,郭沫若先生以为是阳具的象形。原始遗址中不时发现有陶祖、石祖,为古老生殖崇拜的遗物。这也说明伏羲称“人祖”,是已进入了父系时代。

  “肇”是一个纯粹的会意字,不过它原来本字为“肁”:上以门户之户象征女阴,下以书法之笔象证阳具——在生殖崇拜这一点上,“肈始人文”的赞语倒是生动说出了“伏羲”即先祖!

  庄浪县朝那湫的环境,恰正有着这种生殖崇拜所要求的地貌文化特色。它与楚之云梦、宋之桑林一样,都是典型的高禖之地。

  高禖之地,必须有山丘(泌丘)出水通泽(泌水),且应周遭潮湿多草本而易兴云雨,换言之,其地貌特征必须具备生殖意象。在中国文化里,“云雨”是我们熟悉的男女交媾的象征词;而象征男根的丘山与象征女阴的薮泽有水脉相通,这正是《周易》的《说卦传》里所讲到的“山泽通气”之理。气由水出,所以古代又称“水即化气”,水脉相通也就是气脉相通的“通气”。

  由此来看庄浪县朝那湫,它恰处六盘山与陇山南北二脉的相衔处,正处那“二龙戏珠”之“珠”地:

  朝那地界故广,而湫则所在有之,惟华亭县西北五十里湫头山最高。池渊泓莫测,早涝无所增损……神灵所栖,莫宜于斯[3]。

  庄浪县朝那湫由前后两个大湫和周围许多星星点点的小湫组成。前湫又名“灵池”,它以湫头山为背景,海拔2857米,这正符合“泌丘”的要求。湫高海拔2217米,广三十余亩,状若卧蚕,其深莫测,冬夏旱涝无所增损,正是由于湫渊中有无数毛细泉孔不断渗水的缘故。湫水被三面山坡环围,西边虽低,也不能出水。然而从此往下数十米的地方。有一股溪流奔涌而出,这该是前湫的“尾闾之泄”了。灵湫四周平缓开阔,土肥水润。本属于林木生长的好境地,但这里的人们独具匠心,累代剪刈。剔除深林茂树。但留丰草丛棘,四围山坡一色的绿草白石。湫池北岸平坦宽阔有一层细软的沙石,踩上去软软地挺舒服,上边印满畜蹄人迹。湫中有草有苇,芦苇以湫西最茂,湫水一片碧蓝,极为清澈,可见泥鳅来回梭游飞逝。站在湫边,清风徐来,涟漪轻泛,水面不时传来轻微而又清晰的“吧唧”一声,不知是水底泉涌还是鱼儿拨水水面多鸟,婉转啼鸣,更映衬出山围的幽静。后湫位于湫头山右侧,距前湫不足半里,湫广二十余亩,形似弯月,虽不似前湫之明媚、爽朗和盈满,却以深浅无常而为人称奇,故又号“神泉”。尤异在水中遍生红草而使湫面发赤,四围林木参天,百草丰茂,游人罕至。山民皆言,若池水喧响,必云行雨兴。湫水瞬息变幻,时而蔚蓝,时而绯红,夏日雨后,彩红倒挂湫心神奇绚丽。真是绝好的“泌水”之地。有游记文说得好:“这里的山石水草都流溢着一种原始的清新优美气息”,处此泌丘泌水之高禖胜地,可以想像出来远古先民那“泌之洋洋,可以乐(疗)饥”,“洋洋泌丘,于以道遥”,从而“栖迟泌丘”的既神圣而又世俗的原始风流[4]。

  至于来源于閟宫的朝那灵祠,至今仍建在前后两湫之间的缓坡上。当地人用那众多的残碣断碑垒成石庙,以飨香火,湫祠之古老于此可以见出一斑。只是湫祠源于閟宫一点,今人已不可能知道,因为人文进化,衣食与人本身这两种生产逐渐两元化了。乡民崇祠祭祀,只是为了祈求风调雨顺:“早时则祠之。以壶浥水,置之于所在,则雨;雨不止,反水于(神)泉,俗以为恒。”尽管如此,从一些有眉有眼的本地之灵湫传说,我们仍可看出那么一些儿生殖崇拜观念的人文痕迹。

  让我们且听听这个当地流传颇广的“天牛移湫”传说吧!

  [5]分见于《诗·衡门》、汉《周巨胜碑》和《郭有道碑》。《闻一多全集》,卷一,《神话与诗·说鱼》指出“‘饥’是性的象征。”

  湫头山下芦家寨子有一富户养着八对牛,雇一牧童放牧。有一天牧童正在湫畔放牛,忽然狂风四起,牛群被卷进湫去。牧童万般无奈,索性一死了之。于是就跳下湫去,正好落在一头牛背上,迷迷糊糊做了一梦,梦见一位仙翁要借他八对牛去移湫。牧童说,老伯既然借牛,何不连人一块借走,让我一个人回去如何交得了差?仙翁笑了笑说,不碍事的,你先回去,八对牛随后就到。牧章醒来一看,独自一人躺在流畔。这时,恰好主人也带人赶来寻找,只见牧意,不

  见牛群,正要发作,忽见八对金牛从天而降,紧接着电闪雷鸣,大雨滂沱,湫水猛涨,顷刻之间,金牛一个个变成了鳞峋多姿的巨石屹立湫中。于是便有了前湫、后湫和若干个小湫。立于湫头山周围的那一块块奇形怪状的乱石,便是天牛移湫的最好的佐证[6]。

  在这个已经充分仙话化了的神话传说中,其实蕴含着一个有关《周易》的深刻哲理,它的表面义只是在阐释前湫后湫的形成,而其内层义却关乎伏羲的兆孕,至于其底层义蕴却要我们到《周易》的《说卦传》中去才能寻得确解。

  可以看出,以上传说中最突出的数字是前湫后湫的“二”和八对金牛的“八”。而二和八在易学的《洛书》与“先天八卦序列”中,分别代表上下相对的定巽卦和震卦。

  根据《周易·说卦传》的解释,巽二为风,震八为雷;巽为长女,震为长男(原文称“长子”)。在《天牛移湫》的传说中,天牛下降而地湫冒出,象征着《说卦传》阴阳相交“雷风相薄”(薄,犹迫)的男女构(媾)精[7] ;而“雷风相薄”又是所谓“天地(乾坤)定位,山泽(艮兑)通气”的结果[8] 。清代学者江永在其著名的《河洛精蕴》一书中指出:“二巽居西南,八震居东北,即男女构精,万物化生之道也。”可是二巽与八震,又怎么会和男女交合的道理扯在一起了呢?

  原来,按照易学理论,“八卦皆有男女之象”,它以“乾为父而得九,震长男而得八,坎中男而得七,艮少男而得六”,又以坤为母而得一,巽长女而得二,离中女而得三,兑少女而得四”(《六经奥论》)

  那么,八震的长男与二巽的长女之间是什么关系呢?江永指出:

  独长男长女为人道所以始。盖艮、兑者,初生之男女,未有知识者也;坎、离者,毁齿之男女,天癸未通者也;乾、坤者,既老之男女,不能生育者也。惟震、巽,如男之二八,女之二七,天癸既通,精血始成……人道之生生不息焉,皆由二、八之相交,此造化自然之理也。

  文中的“天癸”,指男之精液与女之经血,中医经典《黄帝内经》指出,二者的来临时间,一般在男子为二八即十六岁,在女子为二七即十四岁。所谓“毁齿”,则指男八岁女七岁的“发长齿更”之期。

  在《说卦传》中震与巽的长男长女之交媾,还为我们暗示出了伏羲的启以孕兆是:

  帝出乎震,齐乎巽。

  “出”在这儿是出自某男性祖先的意思[9],而“齐”则暗含“资食于母”之义。据考证,“齐”是穗短而参差不齐的野生小麦之象形。“一棵野生小麦,有很多分蘖不能抽穗。每棵至多只能抽三四个小穗。‘齐’字三穗正式代表普通野生小麦的一般结穗形态。”这是因为“齐”的甲文作“?”,金文同,有时亦作“?”或“?”,后者像野麦有根或在土。而“原始社会采集野小麦者,多为女人。每到夏秋之交,野小麦成熟时,在开始采集之先,要举行一次祭祀麦神的典礼,妇女们把三枝麦穗插在发髻上,载歌载舞。云南的纳西族、傈傈族,还保留这种习惯。就像今川鄂湘黔边区的土家族跳‘毛谷斯’祭祀舞一样,披上谷穗祭祀谷神,祈祷丰收。与印第安人以玉米穗、高山族以傈穗、羌族以青稞穗、巴布亚人以木薯等戴于头上,在祭祀农神时载歌载舞的意义是一样的[10]。”

  “出”与“齐”的意义既然已经明白,我们就可以探讨原文中“帝”之所指了。

  “帝出乎震,齐乎巽”之语出于《说卦传》,该《传》“帝”字仅此一见,难以断定此“帝”为谁。但既然《说卦传》与上文的《系辞传》,汉人皆属之“十翼”,认为出于同一作者[11],那么,我们就可以根据《系辞传》的帝统来推测此一“帝”之所指。《系辞传》的帝统见于下篇第二章,其统系是“包(伏)羲氏—一神农氏———黄帝——尧——舜”,所以这“帝”应该本指伏羲氏。“帝出乎震”者,震为雷,所以伏羲氏理应是雷神的后代。“出乎巽”者。巽为风,伏羲风姓[12],“姓”字从“女”,上古之姓出于母而不出于父,伏羲之母为华胥,可见风姓之风源于华胥。风即流动之气,所以在《庄子·大宗师)中,又有“夫道……伏戏(羲)氏得之。以袭气母。”

  对于雷与风的崇拜。不仅仅限于中华民族的先民。摩尔根指出,在印第安人易洛起魁部落的宗教观念中,除了主宰大神,还有“雷魔(He”_no)、风魔(GA'_oh)以及三姊妹神——即玉蜀黍之精、豆荚之精、南瓜之精”等。很显然,主宰大神主管天地间的一切,雷、风二魔(神)则主管生育,而三姊妹神则是“我们的赡养者(Our Supporters)” [13]。目前,民族志、比较文化学和体质人类学等方面的研究。已越来越支持印第安人是上古东渡的东亚人(甚至特指中国人)的后商这一说法[14],那么,印第安人对雷,风二神的崇拜,就更非偶然,而是有着更为遥远的渊源可寻了。由于这已非本书所应深入涉及,所以,我们的话头到此打住。

  值得注意的是:现代科学已经证明,原始大气和电的不断介人,产生了原始地球上最早的有机质。因而,神话思维中雷与风的掌管生育,是人类对生命源的天才猜测!


  【注释】

  [1]《闻一多全集》,卷一,《神话与诗·伏羲考》,第78、73页。

  [2]“秘密”一词的这种原始含义,在至今民歌中仍游遗痕。如《闻一多全集》卷一《神话与诗·说鱼》所载贵阳民歌:

  山歌好唱口难开,仙桃好吃树难栽。

  秘密痛苦实难说,鳞鱼好吃网难抬。

  [3] 清·唐宗梅:《血证论·阴阳水火气血论》。

  [4]赵时春文,见近人张维《陇右金石录》。

  [5]据《庄浪风物·朝那湫》引。

  [6]“天牛”可影射阳具,而“地狱”亦可影射女性生殖器。

  [7]“山泽通气”的分析已见前文。

  [8]《黄帝内经·素问·上古天真论》。

  [9]《左传·襄公二十五年》:“今君出自丁,臣出自桓。”丁,指齐丁公;桓,齐桓公。

  [10] 何光岳:《中原古国源流史》,第十三章,第三节,《齐的名义》,广西教育出版社,1995年版。

  [11]《易维乾凿度》:“仲尼五十究?《易》,作十翼”

  [12]见《左传·僖公二十一年》及《史记·补三皇本纪》。

  [13] 摩尔根:《古代社会》第1册,第191页,商务印书馆,1972年版,杨东莼等译。

  [14]叶舒宪:《中国神话哲学》,第359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年版。


  【作者简介】

  范三畏、男、汉族、生于1952年7月,甘肃省甘谷县人、西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主要从事古代文学的教学和研究,对先秦神话和陇右古史传说有着长期深入的探索。其"伏我神话与文化研究"系列论文曾获甘肃高校94—95年度社会科学成果三等奖,所撰 《旷古逸史 陇右神话与古史传说》("陇文化丛书"之一)获得第十二届中国图书奖。千古人皇说伏羲——华胥履迹之谜

    相关内容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