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魂 国魂
国魂 国魂

成王与周公

时间:2017-06-16 19:32     来源:中国历代思想家     作者:洪安全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武王晚年曾欲传君位于周公,但周公不肯接受,矢志欲拥护武王世子,于是仍传位于世子成王诵。成王继位时候的年龄大概是十三岁(王肃《孔传》)或十五岁左右(《论衡·率性》),也很想好好将国家治理好。

成王与周公
【图语:成王与周公】

  武王晚年曾欲传君位于周公,但周公不肯接受,矢志欲拥护武王世子,于是仍传位于世子成王诵。成王继位时候的年龄大概是十三岁(王肃《孔传》)或十五岁左右(《论衡·率性》),也很想好好将国家治理好。所以《逸周书·成开》:成王元年,周公大开告成王以所当用,周公因说,唉,我夙夜勤劳政事,现在商之余孽竞用逋逃的罪人以为辅佐,我们欲如何遵循,如何谨慎才可以应付呢?王应该敬奉天命,不可认为天命易得而不需虞不测。要学习文王敬人畏天的精神,才能成为一个明王。王因拜谢说:对啊,我曾听说:人民所希望的是安乐,要求百姓安乐就要努力去想安定之道,如果想不周到,就要祸至无日了,要努力专敬啊。我这年轻小子想继续先王的常德,以便昭显文祖所保有的,还有安定武考的功烈。唉,所以我夙夜不敢安宁。

  周公夙夜勤劳王家,成王年龄虽轻,亦思继先人之常德,夙夜不敢求安宁。但管叔及其群弟却流言于东国说:“公将不利于孺子。”成王受流言所惑亦不大能谅解周公,朝中大臣连最贤明的召公也颇为流言蛊惑,周公就告召公及太公二位元老说:“我之弗辟,我无以告我先王。”(《尚书·金縢》)意即我之所以甘冒嫌忌,不避位,是怕国家危亡,我无以告我先王的在天之灵。(取《史记·鲁世家》之意)召公似乎仍还不能谅解周公而求去,周公便和他恳谈了很长的一段时间,这些话,现在可以在《尚书·君奭》看到。《书序》说:“召公为保,周公为师,相成王为左右,召公不悦,周公作《君奭》。”《君爽》云:周公如此说:君奭,天不怜悯殷,所以降下丧亡的灾祸给他们。殷既陨坠了他们的天命,我们有周也接受了他们的天命,我不敢预断我们有周的基业,一定会永远符合于休美;不过天道无常,我也不敢预知其终局定出于不祥。唉,好在您不是说过,全靠我们的努力吗?所以我也不敢安于上帝所已赐给我们的成命,而不永远顾念着天威,不永远顾念及人民的所以无尤怨及不违令全是因为有我二人在的原故。我担心的是我们后嗣子孙如果太不能恭敬上天及人民,遏绝并失坠了前人胼手胝足所获得的功业,长在深宫,不知天命不易保持,天道难于凭信,以至失坠了他们的天命,不能长久继承前人来恭敬明德,那就太令人惋惜了。所以现在我小子旦,不是说我能够有所匡正,只是想启导前人的功业,施及于我们的冲子(成王)。

  因此周公又说:天原是不可信赖的,我们求其可信之道,只有延续宁王(即文王)的德,使天因而不舍弃文王所受的天命。周公又说:君奭,我听说在从前的时候,殷朝在成汤既受天命的时候,其时就有像伊尹这样的人,能降致皇天的信命;在太甲时候,则有像保衡其人,在太戊时则有像伊陟、臣扈其人,都能降致上帝的信命;还有巫咸亦将王家治理得并井有条。在祖乙时,则有像巫贤其人;在武丁时,则有像甘盘。只因有这些人在职,将殷政治理得有条理,殷国的天命也保住了;所以殷礼规定王陟即王去世则配天,而殷朝亦能多历年岁。只因天赋命给殷辅佐之臣,所以商可以说其百官以及王的同宗之人,没有不秉持德行,明白忧患的。何况王的小臣和诸侯,也都为其奔走忙碌。只因这些人是以德行著名的,能够保护其君,使其君有治德,所以一旦其君有四方之事,就会像卜筮一般,没有对其不信任的。周公又说:君奭,天降大寿给殷贤人,使他们得以保护殷朝,将之治理得条理井然。所可惜者殷朝的后嗣子孙,不能够敬奉天命,因此天就灭其威福。现在你要永远顾念天命,则天命自然巩固在你手里,那么治绩也就会先显于我们新建立的这一邦国。周公又说:君奭,从前,上帝曾在我有周之田野观察宁王(即文王)的德行,因为知道文王的德行不错,就将其大命集中于文王一身。因为文王能够修治我们有夏(即周未统一以前之地),使之和平繁荣,所以我们才有今天,但是亦是因为当时有像虢叔、闳夭、散宜生、泰颠、南宫适这些人辅佐,才能有此伟大成就。周公因此又说:如果这些人没有机会与文王往来,不能启导这种常德的教化,那么文王就要无德可降于国人;所以可以说,因为有良好秉德的辅佐之臣,能够启导文王,使之知晓天之威命。文王之德就是因为他们的启导才能如此昭明呢。就是他们的启导,文王之德乃能上闻于上帝,因此也接受了有殷原有的天命。武王时,虢叔虽死,但还有四个贤人活着,能够启导他,所以后来他们和武王就大将天威,全把他们的敌人打垮了。因为有这四位贤人能昭明武王之德,所以武王能蔽覆天下,天下之人亦都称赞武王的德行。现在我小子旦,就像要游过大川一般,我要和您君奭一起向前共同渡过去呢。小子(指成王)只能像还未继位的样子,因他年轻,邦国板荡,不能将国事交他拿理,但你也不能太都把一切收效的责任全丢在我一个人的身上,你若不勉力于我所不逮的,那么像你这般年高德劭成德甚伟的人,不肯降志辱身来协助我,我们的政治就不能有成绩,鸣凤之声自然也就听不到了,也就更谈不上成功立业的事。

相关内容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