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魂 国魂
国魂 国魂

周公的先世

时间:2017-06-16 19:35     来源:中国历代思想家     作者:洪安全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周公生于距今约三千年前,他是周朝文王的儿子,武王的弟弟,成王的叔父。周朝是中国古代史上所谓三代的最后一个朝代。

周公的先世
【图语:周公庙】

  周公生于距今约三千年前,他是周朝文王的儿子,武王的弟弟,成王的叔父。周朝是中国古代史上所谓三代的最后一个朝代。三代是夏、商、周。正如商朝最先原只是夏朝的一个诸侯,周朝原来也只是商朝的一个诸侯。周这个国家到了文王时已经非常强大,那时殷商王朝的纣王无道,不得民心,天下的诸侯,都心仪文王起来革命,但文王还是继续对纣王尽臣事之礼,直到其子武王时始兴兵灭纣,代商而君临天下。所以在谈文王、武王、周公父子的事业之前,先得把周公的先世回顾一下。

  相传周的始祖名弃,他做过虞廷的农官,所以又称后稷。司马迁在其《史记·周本纪》中曾记载有关后稷的神话,这些神话,主要应当是取材于《诗经》的《大雅·生民》及《鲁颂·閟宫》。根据《生民》篇的记载,生民之祖,是出于姜嫄。姜嫄无子,因诚心祭神,祈神赐子。有一天她到野外,忽然踏到了上帝留下的大拇脚指头的痕迹,于是突然觉得怀孕了。但是婴儿出生后,姜嫄觉得他无父而生,就将他弃置于隘巷,但牛羊过而不践,又将他弃置于寒冰上,飞鸟又以翅膀来覆翼他。于是姜嫄就又将这婴儿收下扶养。到了儿童时期,他喜欢种大豆,大豆长得很是高大美好;到了青年时代,为尧帝所看重,任命为农官,封之于邰,邰在今陕西省武功县境。这个神话指明了周人是上帝的子民,可以说是周人所创造的天命观的第一章。《史记》又说后稷名弃,而姜嫄是帝喾次妃;又说商之祖是契,契母简狄是帝喾次妃。根据是说,殷周是同出于帝喾(《史记·殷本纪、周本纪》),虽然未必可靠,也足以表明殷周并非两个不同血统、不同文化的民族。

  据说从后稷至文王有十五世,如以一世平均为三十年计,十五世不过四百五十年。而夏商两代的历年数虽众说不同,但至少总在千年左右。唐尧、虞舜历年据传亦在百年以上。十五世的说法是嫌太少了。不过《国语·周语》说周先世后稷以服事虞夏,这就表示后稷一名并不固定指弃一人,后稷可以是弃的子孙。《史记·周本纪》说不窋是后稷之子,这个后稷应该就是最后一代做农官的,其时夏后氏政衰,不窋遂奔于戎狄之间,应该是在夏代末年。则自始祖后稷到公刘已经传了十余世。公刘在《史记·周本纪》中是不窋之孙,鞠之子。夏代一朝传十四世,与后稷勤周,十有五世而兴之语略近。则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周先世后稷至公刘始兴,非言至文王始兴。《史记·周本纪》即云:“周道之兴,自此(公刘)始。”那么《史记》自不窋至文王十四世加弃一代当之,大概是错误吧。周先世的世系,若有将近三十代九百余年,约当夏殷二代,就差不多无误了。

  公刘迁居于豳,复修后稷之业,建立城居,从事农耕(详见《大雅·公刘》)。公刘之后,又传八世,到古公亶父。古公亶父复修后稷公刘之业,很受国人爱戴。但豳地在戎狄之间,常受狄人侵略。狄人欲财物,古公与之,已而复来,欲得土地及人民。人民皆怒,欲与战。古公不肯,云:“杀人父母而君之,予不忍为!”(《史记·周本纪》)于是乃与其家属去豳,渡漆沮二水,踰梁山,迁居于岐山之下。据《诗经·大雅·绵》,古公亶父初到岐下周原之时,只是“陶复陶穴,未有家室。”穴居是先民数千年来的生活方式,古公亶父初到周原,还没有来得及建立宫室,居处同平民一样简陋,只是掏挖土穴而居。其实他为了不愿杀人,倒也宁愿过着一种平民的生活。在豳时,狄人想要他的人民与土地,于是他与其妻姜女,“来朝走马”,离开邠地,沿着西水之岸,到了岐山之下。古公夫妇看到这里的土壤相当肥沃,即使苦菜都带有甜味,于是就在此掏穴而居。姜女即太姜,《列女传》以为有吕氏之女。真没想到人民都一起跟过来了,于是古公他开始计划兴建城居。都城完工非常迅速,乃由于人民自动自发的努力工作(详见《诗经·大雅·绵》)。

  古公亶父,生有三千,长子太伯,次子虞仲,少子季历。季历娶太任,亦如太姜为贤妇人,生西伯昌。古公知昌贤,尝云:“我世当有兴者,其在昌乎?”(《史记·周本纪》)太伯、虞仲知古公欲立季历,以便传昌,于是二人相率逃亡至荆蛮,文身断发,以让季历。后人如孔子对于太伯让国事,曾深致赞美。

  《诗经·鲁颂·閟宫》载,太王居岐山之阳时,“实始翦商”,《閟宫》的诗,所说与太王之为人颇有矛盾,但观其子季历之时的情况,即可说太王之时已与殷人发生了交涉之事并非全无可能。何况周人既营城郭,日有发展,自必渐侵削及于殷人之地。《后汉书·西羌传》谓古公的迁居岐山之下即起因于武乙的暴虐,不能绥服大戎,则古公对于殷人自始即有不慊于心的地方。古公去世,季历即位,周与殷的关系日渐密切。武乙三十四年,周王季来朝,王赐地三十里(《太平御览》卷八十三引《竹书纪年》)。既而武乙猎于河渭之间,为暴雷震死(《史记·股本纪》)。这一件事情似乎构成了殷人对周人的猜疑。接着于殷太丁(文丁)二年,周人伐燕京之戎,周师大败。四年,周人伐余无之戎,克之;季历受命为殷牧师(《西羌传》注引《纪年》)。燕京之戎,朱右曾以为即在燕京山,山在今山西宁武县西南六十里。余无之戎,朱氏引徐文靖曰:“即上党之余吾、无皋二城。”(《汲冢纪年存真》卷上页二六)则季历时周人极力向东北方即今山西省方面发展。武乙、文丁,初以戎人扰边,周人能为其效劳,故嘉勉之。既而因为周人势力日渐扩大,乃思所以抑之。何况武乙死于河渭附近,殷人不能不疑心是周人所为。于是遂有文丁杀季历之事发生(《晋书·束皙传》引《纪年》)。季历被杀,文丁不久亦死,帝乙继位。帝乙元年,周人伐商(《太平御览》卷八十三引《纪年》),似为报君父被杀之仇。是时周之新君主为西伯昌。周与殷的关系又进入一新的纪元。周公的先世

    相关内容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