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史 战史
战史 战史

萨尔浒之战的启示

时间:2018-12-06 17:21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张剑锋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萨尔浒之战历来被看作是各个击破战术的范例,努尔哈赤在此战中的名言“凭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更成了后世兵家常常引用的对各个击破战术的标准注解。

萨尔浒之战的启示
【图语:萨尔浒之战】

  萨尔浒之战是中国历史上一次著名的“以少胜多”的战役。这一战中,六七万后金军在努尔哈赤的指挥下,以各个击破的战术,将分四路而来的近10万明军(含13000朝鲜军,2000叶赫军)一一击破。其中杜松、马林、刘铤三路军队均全军覆没,李如柏军侥幸逃脱,但在溃退过程中也损失惨重。萨尔浒之战中,明军文武将吏死亡300余人,兵丁死亡45800余人,而后金军损失据估计不超过5000人。

  凭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

  萨尔浒之战历来被看作是各个击破战术的范例,努尔哈赤在此战中的名言“凭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更成了后世兵家常常引用的对各个击破战术的标准注解。这种说法,乍一看很有道理,努尔哈赤似乎也确实是这样取胜的。但仔细一想,问题却绝不会是这么简单。如果兵力越集中越好,那所有人打仗都应该把兵力猬集一处,怎么还会存在分路出击的战术?难道努尔哈赤自己打仗就从来不分兵?当努尔哈赤利用其局部优势痛击某路明军时,是什么力量使得其他各路明军没有利用他们的优势把后金的整个后方全部扫荡光?可见,帮助努尔哈赤取得胜利的,绝不仅仅是一个集中兵力的常识,而是另有其他的关键因素。

  在许多军事历史作品中,对于此战都有详细的论述。对于明军惨败、后金军大胜的原因也有着各种各样的解释,多数说法都有道理,但是还不够全面。本文想讨论的,就是常常被论者所忽视的一条:后金军的机动性要远远超过明军。虽然这一点在表面上看起来不那么起眼,但如果没有这一点,努尔哈赤各个击破的战术很可能就无法使用,或者得到完全相反的结果。

  一动一静形成的巨大差距

  让我们首先来看看萨尔浒之战双方的日程表。杜松军于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2月29日(农历,下同)出抚顺关,3月1日进抵萨尔浒,杜松遂将本部25000人分作两批,自引万人进攻吉林崖的界凡城,剩下的兵马守备萨尔浒大营。此时,后金军主力已至萨尔浒不远处。努尔哈赤令代善、皇太极指挥2旗兵增援吉林崖,自己亲自统领剩下的6旗兵进攻萨尔浒明军大营(这下努尔哈赤自己也分兵两路了)。两军于3月2日展开激战,战至下午,后金军主力攻破萨尔浒明军大营,歼灭守营明军。接着,努尔哈赤移兵吉林崖,以8旗全力围攻杜松,至当晚将杜松军全歼。

  此时,马林军已经进至距萨尔浒约40里的尚间崖,听到杜松军覆灭的消息,不敢再前进,遂将部队分别驻扎在尚间崖、飞芬山和斡珲鄂三处,各相距数里,形成掎角之势。后金军连夜行动,于3月3日晨向马林军发起总攻,经过一天激战,后金军连破明军3寨,全歼马林军。

  刘铤军于2月25日出发,由于路途较远,道路崎岖,部队机动力差,2月29日才到牛毛寨,至3月2日方过深河。由于刘铤没收到杜松、马林两军覆灭的消息,也没接到明军统帅辽东经略杨镐让他撤军的命令,因此仍然孤军前进。努尔哈赤派人假扮杜松军使者,催促刘铤前进。刘铤不知是计,于3月4日前进至距赫图阿拉约50里的阿布达里冈时突然遭到后金军全军伏击,结果全军覆没。后金军进而迫降了由元帅姜弘立、副帅金景瑞指挥的朝鲜军13000人。李如柏军自3月1日出鸦鹘关后进军速度极慢,一闻诸路兵败的消息后掉头就跑。后金军20余人在李如柏军后大声鼓噪,佯装大军来攻,李如柏军全军溃散,一路上自相践踏,死伤数千。

  仔细研究一下双方的日程表,我们不难发现明军与后金军之间存在极大的机动能力差距。马林军于2月28日出铁岭三岔口,3月2日才走了大约50里路,到达尚间崖,平均每天仅走10里多一点。刘铤军2月29日抵达牛毛寨,到3月2日才到达深河,而深河与牛毛寨间隔60里,则行军速度也只有每天20里左右。李如柏军行动更慢,3月1日出鸦鹘关,数日后至虎栏岗,才前进不到20里。就是号称“抢功冒进”的杜松军,2月29日出抚顺关,3月1日才前进约50里至萨尔浒,行军速度也不过一日20多里。

  而反观后金军,其行军路线是,先由赫图阿拉西行160里至萨尔浒击败杜松,当日作战又行军30里。当夜机动约40里至尚间崖,次日又击败了马林军。而后,后金军再回师180里到赫图阿拉,又马不停蹄向南前进50里至阿布达里冈击败刘铤军。从3月2日到4日这不到3天时间里,后金军就机动了300里,平均每天行程在100里以上。可见,以骑兵为主的后金军的战术机动速度,是以步兵为主的明军的5倍以上。

  正是机动性上的极度不对称,给了努尔哈赤以集中优势兵力将明军各个击破的机会。如果有一幅描绘萨尔浒之战的动态图画的话,我们就可以看到两幅反差极大的图景。在不到3天的战役过程中,明军几乎是呈一种静态布置,各路的位置基本上没有多少变化。而后金军则在几路明军之间来往奔驰,连续3战都是以几乎全部兵力对明军的1/4。这一动一静最后形成的效果就相当于后金军兵力平添了2倍。

  让我们设想一下,如果明军具备与后金军相似的机动力,而其他一切部署均不变,战事将会如何发展。

  如果明军一开始就具备与后金军相同的机动力,那么杜松马林两军就可以于3月1日甚至更早就在抚顺关与萨尔浒之间的某地会师。此时如果努尔哈赤再想各个击破,那么他面临的就不是2.5万人而是4.5万人。以4.5万人对后金军6万,明军未必就会立刻败下阵来,最起码也可以多拖一段时间。而此时,李如柏军和刘铤军早就兵临赫图阿拉,使后金军陷入腹背受敌的局面。

  灵活调整策略

  当然,在萨尔浒之战中也存在其他方面的不对称性。譬如信息上的不对称,明军还未出师,其作战计划就为后金间谍所获。此后,四路明军的进展情况时时刻刻都在后金军监视之下,正是如此,努尔哈赤才得以采用如此大胆的作战计划。而与此同时,明军对后金军却几乎一无所知,而且各路之间的联络也非常不畅,直到3月4日,杜松、马林两军已经被歼灭之后,刘铤军还蒙在鼓里,以为一切顺利,继续放心大胆地向赫图阿拉前进。但是,在这一战中,信息不对称的重要性远远比不上机动性的不对称。我们假设战斗打响之后明军就全部获悉了敌人和友军的所有信息,战局几乎不会有什么变化,杜松军覆灭的命运仍然无法挽回。同样,马林军也处在一个进退两难的局面,与其在运动中被后金军追上屠杀,还不如就地固守。唯一可能发生变化的是刘铤军的命运,假如刘铤在3月2日就全速撤退的话,也许可以脱险。整个战役明军的损失可能会由45000人下降到30000人,但大败的结局是不会改变的。

  总的来说,在萨尔浒之战中,努尔哈赤成功地利用了双方机动性上的不对称,以各个击破的战术,击败了兵力占优势的明军。努尔哈赤正确果敢的军事指挥固然是胜利不可或缺的因素,但是,如果没有双方一动一静的悬殊差距,简单的“我只一路去”,也是很难取得成功的。如果来的不是行动迟缓的明军步兵而是同样快速机动的蒙古骑兵的话,这种“顾头不顾腚”的打法甚至很可能以彻底失败而告终。事实上,努尔哈赤自己也没有机械地执行“我只一路去”的打法,在与杜松军的战斗中,就分兵两路去攻击明军萨尔浒大营和支援界凡城,因为此时明军已经开始攻打界凡城,双方机动性的差距已不存在。如果努尔哈赤还是“一路去”的话,说不定萨尔浒大营还没攻下来,界凡城就丢了,反而陷后金军于腹背受敌之境。这说明努尔哈赤绝不是简单的理论家,而是充分了解支撑他“我只一路去”理论的具体因素和内在逻辑,因而能根据实际情况灵活调整策略的真正的军事家。

  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我们今天。当我们在进行决策时,如果不去考虑在理论背后起支撑作用的具体因素,而不顾客观条件、简单地生搬硬套理论,就难免会犯下按图索骥、纸上谈兵的错误,遭到惨痛的损失。萨尔浒之战的启示

    相关内容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