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侮 御侮
御侮 御侮

俺答入侵山西之战丨战前一般情势及战争导因

时间:2016-05-13 22:50     来源:中国历代战争史          作者:台湾三军大学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明廷因议大礼之纠纷所激起之人事倾轧与政潮起伏,虽至嘉靖十四年(1535年)因大学士张璁、桂萼等(璁、萼等系因议大礼时附庸世宗意见得宠)之罢去而早告平息。

俺答入侵山西之战丨战前一般情势及战争导因
【图语:俺答旧址】

  明廷因议大礼之纠纷所激起之人事倾轧与政潮起伏,虽至嘉靖十四年(1535年)因大学士张璁、桂萼等(璁、萼等系因议大礼时附庸世宗意见得宠)之罢去而早告平息,但因若干元老重臣之被黜,及阿谀逢迎者之得宠,故对政治上仍有深远之影响。世宗因崇道教,不理朝政,自十八年(1539年)起已不视朝。当时廷臣中以武英殿大学士夏言最为得宠。严嵩此时为礼部尚书尚未入阁(二十一年八月兼武英殿大学士入阁预机务),彼虽已深得世宗之信任,但其权仍不如夏言之大,因此嵩颇忌夏言。嵩知翊国公郭勋与夏言不睦,暗中连勋倾之;夏言终于在嘉靖十八年五月罢去,但至二十年八月,勋以罪下狱,言复被召入阁。

  当时之兵部尚书为张瓒,贪黩无所作为,京军额缺兵弱,战力甚薄。边防方面,宣大总督为兵部尚书樊继祖,驻宣化。三边总督为兵部侍郎刘天和,驻花马池(今陕西定边县西北)。刘天和知兵善战,樊继祖则碌碌无所表现。此时边防空虚,兵将怯弱,已积重难返。尤其大同方面自两次军乱后(一次为嘉靖三年,一次为十二年)军纪败坏,防务废弛,战志衰颓。

  敌人方面,此时俺答与吉囊两部最强,吉囊据有河套地区,即今绥远鄂尔多斯一带。俺答掩有今绥远东部,阴山以南地区,小王子则徙帐东方,似在今热河以东地区,其势力较俺答等为小。

  自嘉靖初年,俺答等部即连年南侵,对明军边防薄弱情形,已颇为明悉。据嘉靖二十年九月山西提学副使胡松上边务十二事中有云:“自大同兵乱以来,壮士多逃漠北为寇用。”又曰:“至用间之道,兵家所贵,今寇谍获于山西者已数十人,他镇类是,故我之虚实,彼无不知”云云。可见俺答等部在深入窜扰前,对战地情形,已有相当之了解。(《明史》卷二百二《胡松传》)

  至俺答大举内犯之原因,自其近因言,为求贡不遂所引起。如嘉靖二十年七月,俺答及其属阿不孩遣使石天爵等,款镇远堡求贡,巡抚大同都御史史道以闻,朝议不纳,以樊继祖总督宣大悬赏格购俺答等首;于是八月间俺答等乃开始大举进犯。至二十一年闰四月间,俺答等又遣石天爵款大同塞,巡抚都御史龙大有诱缚之,进于朝。世宗大悦,赏大有及边臣,磔天爵于市。于是在六月间俺答等又大举进犯山西。此项杀使拒贡之行动,徒予敌以进犯之借口,殊为不智,自不待言。然自其远因言之,俺答之进犯,为其一贯之劫掠政策,纵使许贡,亦不过暂获苟安,殊不能戢止其进扰也。嘉靖三十年间开马市于大同宣府,敌侵暴益甚,即可证明。俺答入侵山西之战丨战前一般情势及战争导因

    相关内容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