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侮 御侮
御侮 御侮

明世宗抵御俺答之战场地理形势与双方战略指导

时间:2016-05-13 22:48     来源:中国历代战争史          作者:台湾三军大学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世宗期间,北敌南侵,连年不断,其次数之多,蹂躏范围之广,为以前历朝所无。依其入侵规范及深入程度,概略言之,可分为前后两期:自嘉靖初年至十九年间,侵扰规模较小,侵扰范围虽东自辽东西至甘肃,均被波及,但其蹂躏地区大抵限于沿长城一带之边境。
明世宗抵御俺答之战场地理形势与双方战略指导
【图语:大明疆域】

  世宗期间,北敌南侵,连年不断,其次数之多,蹂躏范围之广,为以前历朝所无。依其入侵规范及深入程度,概略言之,可分为前后两期:自嘉靖初年至十九年间,侵扰规模较小,侵扰范围虽东自辽东西至甘肃,均被波及,但其蹂躏地区大抵限于沿长城一带之边境。但自嘉靖二十年以后,其侵扰地区乃由边境开始深入内地,如京东各地及晋中南部,已成为其经常侵扰之目标,而窜扰次数之多,亦较前尤甚。

  其侵扰地区最多者,为宣府、大同、怀来、居庸关各州县,其次即为京东至卢龙迁安间一带地区,再次即为山西北部、大同以南至太原间各地区。在西北方面其侵扰最烈者,为宁夏东南、甘肃南部及陕西西北部等地,甘(今甘肃张掖县)、凉(今甘肃武威县)亦常被侵。在辽东方面,侵扰之次数较中部及西北部为少。本章仅就俺答等部入侵山西及进侵京畿两战役分别述之,并先将其战场地理形势及战略指导概述如下。

  战场地理形势

  世宗之世,俺答等部之入侵,除数次深入京东、晋北及太原外围各地区外,其战场大都在国境线上。明之边防以九镇为骨干,以边墙为藩篱,而边墙之构筑,大抵以高山大河等天然障碍为凭借。如中段边墙自山海关西行,即沿燕山山脉,直到大同以西,所经均为险峻之山地,惟自河曲至偏关间,地形开阔,无险可据。

  嘉靖二十六年(1547年)宣大总督翁万达上疏请修边墙,其略曰:“山西起保德(山西今县)黄河岸,历偏头(今山西偏关县)抵老营(在偏关东八十里)二百五十里。大同西路起丫角山(在山西偏关县东)历中北二路东抵东阳河(由长城外流入,经怀安、万全、宣化至涿鹿)、镇口台(今山西阳高县东北六十里)。宣府起西阳河(由今山西天镇县流入察省怀安县入东阳河),历中北二路东抵永宁(察哈尔今县)、四海泊(永宁东百里)千二百里,凡千九百二十四里,皆逼巨寇,险在外,所谓极边也。

  “由山西老营堡转南而东,历宁武(今山西崞县西北百里)、雁门(今山西代县西北二十五里)至平型关(今山西繁峙县东百四十里)八百里,又转南而东,历龙泉(今河北阜平县西七十里)、倒马(今河北唐县西北百里)、紫荆(今河北易县西八十里)之吴王口、插箭岭(今河北涞源县东南三十里)、浮图峪(今河北涞源县东三十里)至沿河口百七十里,又转东北历高崖(在涞源居庸间)、白羊(亦名白杨口,距居庸关南口二十里)至居庸关一百八十里,凡二千五十余里,皆崇山层冈,险在内,所谓次边也。外边大同最难守,次宣府,次山西之偏头。大同最难守者北路,宣府最难守者西路。山西偏关以西百五十里,恃河为险,偏关以东有四里,略与大同两路等。内边紫荆、宁武、雁门为要,次则居庸、倒马、龙泉、平型。迩来寇犯山西,必自大同,犯紫荆必自宣府。”以上所论为自居庸经宣大至偏关之一般形势,本区域内地理上之要点计有宣大、居庸、紫荆、倒马、龙泉、平型、雁门、宁武、偏头等处,前四者(宣、大、居庸、紫荆之地理形势上章已有述及,不再重述。仅将其余各地及居庸东之古北口之地理概况,分述如下。(《明史》卷百九十八《翁万达传》)

  古北口 在今密云县东北百二十里,亦名虎北口,为长城之要隘。两岸壁立,仅容一车,下有深涧,巨石落石砢,凡四十五里,为绝险之道,然为大宁、兴州方面通京之要冲,故常为寇侵之路。

  倒马关 在今河北省唐县西北百里,一名鸿上关或常山关。据《读史方舆纪要》云:倒马关有两城,稍北者为上城,南者为下城,相去三里,山路崎岖,按辔徐行,庶无衔橜之患,故以倒马为名。为由中山(今河北定县)、正定通达雁门之捷径,与居庸、紫荆并称为“内三关”。

  龙泉关 在阜平县西七十里,有上下二关,相距二十里,下关正统二年建,景泰二年又于迤西北筑上关城。天顺及成化间均设有官兵戍守。嘉靖二十五年改筑关城,守备益密。其东北百五十里为倒马关。南北沿山曲折,各数百里,有隘口六十余处。

  平型关 在今繁峙县东百四十里,本名瓶形寨,正德六年所筑西通雁门,东通灵丘,北可至浑源,南可至阜平,地位冲要,为东路之门户。嘉靖间,寇每由此入侵。

  雁门关 在今山西代县西北二十五里。一名勾注山或西陉山。东西山岩峭拔,中有路盘旋崎岖,关在顶上。又有东陉在代州南三十里与西陉并为勾注之险。自古为戍守重地,与宁武、偏头并称为山西三关(外三关),为山西之凭障。

  宁武关 在今山西崞县西北百里,景泰中所筑。东距代州百七十里,西距岚县百六十里。东可卫雁门,西可援偏头,北可应云朔,为晋北之要冲。

  偏头关 在今山西河曲县北百十里。据《读史方舆纪要》云:“偏头东连雅角山,西逼黄河,其地东仰西伏’因名偏头。”所辖边东起宁武界椒柳,两至河曲界寺前墩,延长二百三十二里,孤悬寇境,西边大河与宣大角峙,以避全晋,实为要冲。关四面皆山,形若覆盆,设敌登高下瞰城中,历历可数,且山谷错杂,瞭望难周,防护不易。其东八十里为老营堡,山坡平稳,易遭敌侵,为偏头大同间之要点。

  俺答入侵京畿,一般多采下列两途:即北路由宣府、居庸,西路由倒马、紫荆,后者路遥,但可收迂回之利。本章所述者,敌初侵宣府、居庸,因不得入,乃东迂回古北口,循潮河川窜通州而西。古北、居庸之南地形平阔,颇利于骑兵所驰骋,故敌骑一越边墙,明军即无法遏止矣。

  俺答等部入侵山西,系由大同、偏头间突入,其劫掠地区为太原以南各地。太原控带山河,踞天下之肩背,为河东之根本,以城防巩固,未被寇祸。太原外围各地为晋省精华所在,物阜民丰,尤以沁、汾等地为然,故屡为北寇掠劫之目标。

  双方战略指导

  明方自成祖以后,因国力衰弱,对北方即一贯采取消极防守政策。世宗时明代之边防体系仍系以九镇为防御之骨干(九镇即辽东、宣府、大同、延绥、宁夏、甘肃、蓟州、太原、固原),沿边筑墙设堡置戍,防敌进犯。当时敌之主力活动于绥远东部及河套地区,故明之防御设施,以河北、山西为边防之中心,西北方面次之,辽东方面更次之。

  明中部防线分为两线,外线西起偏头,东经大同、宣府至永宁(今河北省永宁县),称为极边也。内线自老营堡(偏关东八十里)转南而东,经宁武、雁门、平型,又转南而东,经龙泉、倒马、紫荆,东北至居庸关,称为次边。明之防御部署,外边以宣府大同为枢纽,内边以宁武、雁门、紫荆、倒马等关为主要之支掌点,明边防军即分别配置于上述各点线,以阻敌之进犯。

  俺答方面

  俺答向明朝进犯,系以破坏明朝防务,消耗明朝战力及劫掠财物为目的,并无攻城略地以倾覆明之企图。其战略指导为:

  (一)避免攻击坚固要点,尽量利用其骑兵之机动力与冲击性,深入明内地富饶之区,劫掠民间财物,然后乘明兵力集中之前,适时遁走。

  (二)以飘忽行动,反复游击,以打击明之防务及战力,使无休息整备之充分时间,无法发动有力之反攻,永远陷于消极防守之状态。明世宗抵御俺答之战场地理形势与双方战略指导

    相关内容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