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身国学移动版

兵法 兵法
兵法 兵法

中国古代兵家如何调动官兵积极性

时间:2019-01-21 15:55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曹瑞飞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古代兵家认为赏罚是维护军纪、军令畅通的关键手段。

中国古代兵家如何调动官兵积极性
【图语:中国古代兵家如何调动官兵积极性】

  兵家是中国古代对战略家与军事家的通称,有时也特指先秦对战略与战争研究的派别。代表人物有孙武、吴起、孙膑、尉缭等。重要著作有《孙子兵法》《吴子兵法》《孙膑兵法》《司马法》《六韬》《三略》《尉缭子》等,这些著作均是当时战争经验和治兵经验的总结,不仅仅是行伍兵书,也是经纶国策,更是管理哲学的经典之作,包含有丰富的军事辩证法思想以及治兵作战的哲理。人是所有军事管理要素中唯一活的要素,也是最具有能动性、创造性和激发战斗力的要素。正如孙膑所说:“间于天地之间,莫贵于人。”士卒管理得当,就能够达到“上下同欲”“齐勇若一”,最终实现“用百万如役一人”“一人投命,足惧千夫”的效果。士卒管理不当,容易造成“众心不一,则彼此互诱,进退疑二,敌人薄之,前阵数顾,后阵欲走,虽百万之众,竟亦何益”的后果。为此,古代兵家十分重视调动广大官兵的积极性,许多观点和论述至今仍值得学习借鉴。

  爱护士卒。《孙子兵法·地形篇》写道“视卒如婴儿,故可以与之赴深溪;视卒如爱子,故可与之俱死”,认为要是对待士卒如同对待婴儿和爱子,士卒就能与他赴汤蹈火、同生共死。《孙膑兵法·将德》记载“赤子,爱之若狡童,敬之若严师”,认为对士卒要像对孩童一样爱护,对严师一样尊敬。《诸葛亮集·将苑》指出“古之善将者,养人如养己子。有难,则以身先之……将如能此,所向必捷矣”,认为将军如果能够像养育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士卒,就能够所向披靡。《黄石公三略》要求“良将养士、不宜于身”,认为优良的将帅教养士卒,就要像爱护自己一样,这样就能使全军官兵团结一致,取得全面胜利。《唐太宗李卫公问对·卷中》对《孙子兵法·行军篇》中“卒未亲附而罚之,则不服,不服则难用也”和“卒已亲附而罚不行,则不可用也”进行了深入解读,认为将领首先要爱护士卒,与士卒建立亲密的关系,然后才可以施行严厉的刑罚,如没有建立亲密关系而单用严刑峻法,则很难成功。《草庐经略·拊循》中说:“以父母之心,行将帅之事,则三军欣从,万众威悦。”戚继光在《练兵实纪·练将》指出爱卒的关键就是“如父兄之带子弟”,既要“教之诲之”“爱之护之”,也要“惩责之”“培养之”,达到“至诚无伪”“至公无私”的境界。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像父兄爱子弟,而士卒对于将帅也才能“如子弟爱其父兄矣”。

  以身作则。《黄石公三略·上略》中记载“夫将帅者,必与士卒同滋味而共安危,敌乃可加。故兵有全胜,敌有全囚”,认为将帅必须与士卒同甘苦共安危,才可能率领部队取得全胜。《尉缭子·战威》写道:“夫勤劳之师,将不先已。暑不张盖,寒不重衣,险必下步,军井成而后饮,军食熟而后饭,军垒成而后舍,劳佚必以身同之。如此,师虽久而不老不弊。”尉缭认为将帅不应先顾着自己,而是能够与士卒同甘苦共患难,由这样的将帅领兵打仗,即使长期进行战斗,也不会觉得疲惫厌倦。《六韬·龙韬·励军》记载“士非好死而乐伤也,为其将知寒暑、饥饱之审,而见劳苦之明也”,认为将帅必须做到“与士卒共寒暑、劳苦、饥饱”,这样就能使士卒勇往直前,以死相报。《国语·齐语》上说:“居同乐,行同和,死同哀,是故守则同固,战则同强。”战国名将吴起“与士卒最下者同衣食,卧不设席,行不骑乘,亲裹赢粮,与士卒分劳苦”,因此吴起带兵打仗,士卒十分勇敢,每战必捷。《兵经百篇·术篇·忘》写道“与士卒同衣服,而后忘夫边塞之风霜……事既习而情与周,故以战斗为安,以死伤为分,以冒刃争先为本务,而不知其蹈危也。两忘者,处险如夷,茹毒如饴也”,形象地说明了将帅的以身作则能够激励士卒舍生忘死。

  严明赏罚。古代兵家认为赏罚是维护军纪、军令畅通的关键手段。明代《草庐经略·将信》记载“倘有言不践,云赏不赏,云罚不罚,期约有如儿戏,许可一语无所凭,则禁令徒严,科条徒密,人必将心非而巷议,曰此空谈耳”,认为赏罚要做到严格执行,当赏不赏、当罚不罚就会使军纪成为空谈,即使战前明确奖赏或惩罚标准,士卒也不会因此受到鼓励或感到畏惧,最终导致令而不行,禁而不止,统领的人马再多,也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尉缭子·重刑令》对临阵脱逃、作战不力的将军作出了明确的处罚规定,根据带兵人数区分“国贼”和“军贼”两种情况,“将自千人以上,有战而北,守而降,离地逃众,命曰国贼”,对于“国贼”处以杀头抄家,开除军官资格,挖开坟墓,暴尸示众,全家老幼收入官府充当奴婢;“自百人以上,有战而北,守而降,离地逃众,命曰军贼”,对于“军贼”也得处以杀头抄家,全家充当奴婢。《尉缭子·兵教》规定“凡伍临阵,若一人有不进死于敌,则教者如犯法者之罪……凡明刑罚,正劝赏,必在乎兵教之法”,对贪生怕死的士卒及负责训练的上级要处以同样的惩处,并且要将刑罚严明,奖赏公正的要求贯彻到日常的训练之中。《草庐经略·军赏》记载“有功不赏;虽赏,不速、不溢、不公、不信,均将之所忌也。然而尤贵不滥,滥则得者不以为荣,食者辄图侥幸”,认为奖赏十分必要,奖赏要及时、充足、公平、守信,并且不能滥用奖赏,否则会适得其反。中国古代兵家如何调动官兵积极性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相关内容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