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法 兵法
兵法 兵法

芒砀英雄的黎明

时间:2017-11-23 16:59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曲柄睿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刘邦为人落拓旷达,喜饮酒,不好从事农业生产。因性格豪爽,刘邦团结了一批朋友,而担任泗水亭长一职,又使他有机会接触到秦政权中的一些基层官吏。这些布衣时的旧相识,成为刘邦队伍的核心力量。

芒砀英雄的黎明
【图语:河南永城市芒砀山】

  今日位于豫、皖、苏、鲁四省接合之处的河南永城,就是秦汉之际的芒砀山所在。汉高祖刘邦从此起事,三年平秦、五年灭楚,创立汉家天下。

  那些从芒砀就追随刘邦的父兄,是刘邦最为倚重的核心力量。他们改变了春秋战国以来立国传家者限定在贵族之间的局面,开创了“布衣将相之局”,并奠定了汉朝稳固的政治基础,形成伟大的历史变革。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

  秦王嬴政于公元前221年统一六国,建立起中央集权的秦王朝。他自认为功德远胜于传说中的三皇五帝,定“皇帝”为号,称“始皇帝”。秦能统一六国,与商鞅变法有莫大关系。其核心主张,便是加强中央集权,奖励耕战。秦国由此变成了一架杀气腾腾的战争机器,东方六国莫能与之争锋。

  商君之法,强国之际又倡导弱民。《商君书·弱民》提出“民弱国强,国强民弱”,“有道之国,务在弱民”。王子今先生认为,商鞅求民弱,“是要让民众朴实专一,简单麻木,恪守法轨,服从控制”。

  秦国长期奉行的国策,自然不会在秦始皇的手中终止,民众渴求平静生活的心愿,也难以在此刻得到实现。统一六国后,秦始皇北逐匈奴,南取百越,兴修咸阳宫室、长城等一系列大型工程。这一切的基础,是秦强大的军事实力。正如贾谊《过秦论》所谓“良将劲弩守要害之处,信臣精卒陈利兵而谁何”。

  秦始皇死后,秦二世依旧滥用民力,尤以役使过去东方六国民众为最。有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现象,反抗秦政的起义军都兴起于东方六国故地。在原来的秦国本土,反倒没有揭竿而起的义旗。

  这种情况自然与地理位置有关。《史记》记载主父偃评价秦始皇兴发全国民众运粮至北部边境,所谓“起于黄、腄、琅琊负海之郡”,损耗达到“三十钟而致一石”。很明显,原有六国地区距离秦国北部边境较秦国本土更远,转运成本就更高,民众负担就更重。结果是“男子疾耕不足于粮饷,女子纺绩不足于帷幕”,进而出现“孤寡老弱不能相养,道死者相望”的局面。

  秦对东方六国的政策,与当地的旧风俗也形成尖锐的对抗。1975年出土于湖北云梦睡虎地的秦简,揭示了秦法与楚俗之间的矛盾。代表秦权威的南郡守腾,向南郡吏民训示的《语书》是其有力证据。《语书》中说:“今法律令已具矣,而吏民莫用,乡俗淫泆之民不止,是即废主之明法也。”实际上,南郡一地早在秦昭王时期(前278年)已划归秦有,迄《语书》发布时,已逾半个世纪。此时,“秦法”与“楚俗”之间的区别仍需要郡守反复申明,足见秦楚之间的矛盾了。其他各国与秦国的矛盾,亦可想而知。

  在秦的重压之下,民众的反抗从未停止。秦始皇二十九年(前218年),他在东游途中,于阳武博浪沙“为盗所惊”,这是韩国贵族后裔张良策划的一次暗杀事件。秦始皇三十一年(前216年),他微行于咸阳,“夜出逢盗兰池”,这恐怕仍不能视为单纯的治安事件。秦二世元年(前209年),陈胜、吴广在大泽乡起义,掀起了武装反秦的浪潮。

  正所谓“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陈胜自立为王,号张楚,意在借重楚国强大的民力及依靠楚人仇视秦国的心理。陈胜又派人收复六国故地,并将这些出身平民的人立为王,镇抚当地。这时,秦的力量依然强大,陈胜很快被击败。此后,楚国贵族项梁及其侄子项羽,拥立楚国旧贵族熊心做了楚怀王,重新立起“楚”的旗号反秦。在楚国故地,响应陈胜号召出现了许多反秦的义军。兴于芒砀山泽中的刘邦的队伍,就是其中的一支。

  布衣将相之局

  刘邦为人落拓旷达,喜饮酒,不好从事农业生产。因性格豪爽,刘邦团结了一批朋友,而担任泗水亭长一职,又使他有机会接触到秦政权中的一些基层官吏。这些布衣时的旧相识,成为刘邦队伍的核心力量。

  《史记》记载,刘邦的连襟樊哙,原本为乡间屠狗之辈,最为他倚重亲近,是后来夺取天下的主要将领之一。同为刘邦大将的周勃,本靠编织养蚕工具为生,时而去乡间丧事中吹箫。大将灌婴,以贩缯为业。那些后来在战争中加入到刘邦阵营中的人,虽名垂青史,出身也未必有多么光彩亮丽。韩信本是乡里无业之人,依靠亲友接济度日。陈平更有盗嫂受金的污名。对这些情况,刘邦统统不予考虑,量能授官,因才施用,方才充实,壮大了自己的力量。

  注意到这一点,就能发现刘邦集团逐渐强大的原因之一。英雄不问出处,大争之世,有所谓“画半策而绾万金,开一说而锡琛瑞”的传统。刘邦目标明确,少有顾忌。正因为如此,每能得臣下死力。

  出身布衣的将相也未必狭隘,于乱世之中往往有惊人之举。刘邦用人不拘一格,在乱世中形成大开大合纵心所欲的政治风格。数百年后也有知音。

  汉末群雄并起,曹操为获得政治、军事上的优势,三度颁发求贤令,不拘风评,不取声名,唯才是举。他说道,“陈平岂笃行,苏秦岂守信”,“萧何、曹参,县吏也;韩信、陈平负污辱之名,有见笑之耻,卒能成就王业”。正是将汉高祖刘邦视为楷模,官渡之战前,曹操帐下荀彧、郭嘉分别给出了对比曹袁实力的战略分析报告,即“四胜论”与“十胜十败论”。曹操用人不疑、信人任人的选才风格,被评价为曹操远胜袁绍的重要优势之一。十六国时期后赵开国君主石勒,喜听人读汉史,对刘邦风采赞赏非常。曾对人言“朕若逢高皇,当北面而事之,与韩彭竞鞭而争先耳”。刘邦的政治风格与君臣相得,成为后代有才略政治家的效仿对象。

  清代学者赵翼评价汉初的布衣将相之局是“天地间一大变局”,改变了此前世卿世禄的局面,为后代“征辟、选举、科目、杂流”等选拔人才的方式扫清障碍。则刘邦及其布衣将相的历史功绩,又远非建立汉朝一项。

  郡县与分封并存

  田余庆先生在他著名的《说张楚》一文中指出“非张楚不能灭秦”“非承秦不能立汉”。前者指的就是灭秦以楚地气势最盛,而后者指的则是刘邦必承秦制方能击败项羽。

  秦亡之后,项羽主持了分封天下诸侯的工作,他自立为西楚霸王,都彭城。有人建议他因秦之资而都咸阳,被拒绝了。项羽的理由是,“富贵不归故乡,如衣绣夜行”。这一次虚荣给了刘邦机会。被封为汉王的刘邦从汉中起兵,迅速占领秦故地关中,并以此为根据地,向项羽发起攻势。而刘邦得以最终取胜的关键,在于承秦之制。

  所谓汉承秦制,按陈苏镇先生的解释,包括三个方面。即据秦之地,用秦之人,承秦之制。即以丰饶的关中秦地为根基,收编组织化程度高的秦人为生力军,按照秦人的法令制度安排秦地的生产生活,将秦这架战争机器又开动起来。

  取得天下以后,新的政权该向何处去?是继续走秦朝的老路,取东方诸国以奉养秦地,还是走项羽的老路,分封六国后裔统治?

  若从前者,汉朝必踵秦之径,天下怕将再度陷入战争局面。若从后者,各地分封为治,莫相统属,又将回到战国分裂的局面。何去何从,考验着布衣将相们的政治智慧。

  从芒砀山走出的草泽英雄们,选择了第三条路:将秦统一后施行的郡县制与战国时的分封制结合并存。在原来秦故地,设郡县,承秦之制为治;在东方各国故地,设诸侯王为治,诸侯各有法,各从其地风俗。

  于是,秦与东方各国间尖锐的矛盾,被汉初将相高超的政治技巧化解了。诚然,在这种体制下,汉中央政府与诸侯国之间仍存在着对抗和冲突,但这一问题本就不能在汉初得到一揽子解决。否则,汉必将重蹈亡秦覆辙。

  历史的经验一再提示:激切的雷霆手段未必能迅速解决矛盾;宽缓的渐进式改革,往往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成效,在未来的变化中寻找解决方法,是汉初将相给出的富含哲理的解决方案。芒砀英雄的黎明

    相关内容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