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术 武术
武术 武术

为“武学”文化正名

时间:2018-01-24 14:49     来源:当代儒学网     作者:姚文俊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当人们茹毛饮血,过着原始的狞猎生活的时候,当人们为了仅有的一点点的食物而为生存争斗的时候,这时,“武”便与人们结下了不解之缘。《说文解字》中解释,“武”即“止戈”。
为“武学”文化正名
【图语:武学】

  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于今,中国的“武学”和“文学”,谁个在前,谁个在后?

  当人们茹毛饮血,过着原始的狞猎生活的时候,当人们为了仅有的一点点的食物而为生存争斗的时候,这时,“武”便与人们结下了不解之缘。《说文解字》中解释,“武”即“止戈”。这说得多好!一旦当人们猎物充足的时候,当人们不再为一点点食物而拼死争斗的时候,“武”就随之而消失。故“武”相伴人类而生,这时哪里有一丝“文”的影子?这成了不可否认的事实。

  事实上,“武学”早于“文学”久矣。中国历史上,伏羲不仅创“阴阳”、“八卦”之说,而且在观察兽斗之中总结出了一些武打规律,比如“你高我高”、“你动我动”等等,由是成了中国武术的初祖。而苍吉造字,则是后来的事了。如果就算苍吉造字“文学”开始,它也比“武学”晚了若干年。

  不但如此,“武学”统治“文学”,这也是不争的事实。因为历史延续着“武”,到了后来,“武”采取了国家机器和军队的形式,于是“武”统治着社会,并强制性的带来了社会的不公和不平。对“武”顶礼膜拜,以至出现了商纣王的暴政,由此引得周文王、周武王造反,并与商朝士兵的反戈一击,共同直捣朝歌,使得殷商灭亡,西周兴起。

  面对商、周的得失兴亡,在如何“止戈”的问题上,有思想家出来说话了。这首先便就是老子。

  老子著《道德经》。他一方面揭示了武术之道,讲“柔弱”胜“刚强”、“无为”而“有为”的道理,认为统治者要做到“无为而治”;一方面提出了“以德治武”的主张,讲统治者不要把“道”据为已有,并要做到“以百姓心为心”,做到“有德司契”,从而实现“德治”。这样一来,才能上下同心、同德,才能摒弃社会的不公、不平,于是“止戈”的问题就可以得到解决。

  “德治”,要统治者为民着想,并和被统治者按照“契约”的平等原则来办事,确实,这在专制与独裁统治的条件下难于实现。尽管如此,老子的“德治”思想采取了“武侠”的形式,以抱打不公、不平的壮举,和追求“爱民”、“平等”的美好理想而深入人心,长留青史,成了百姓生活的希望。于是其间,“中庸”便乘机出现了,孔子出来说话了。

  孔子对“武学”城俯甚深。他告诫学生:“有文事者必有武备,安能以小道末艺视武者乎?”可见,孔子也在“止戈”的问题上大动了一番脑筋。不过,他是将老子的“德治”思想往“伦

  理”思想方面拉,即用“爱人”取代了老子的“爱民”、用“复礼”,即“纲常”取代了老子的“契约”,从而建构出了“忠恕”之道的“仁”学。

  “忠恕”之道,即为“中庸之道”。

  这“中庸之道”,其实就在说,对待“武”,或“止戈”来说,一方面既不能像老子“德治”思想那么“激进”,和不能像周文王、周武王造反那么“激烈”;另一方面也不能像商纣王那样将“武”奉为至尊,和一成不变的“守旧”。因此,“中庸之道”就要求统治者和被统治者都要安于既定的政治秩序,上下都要注重伦理修养,从“仁”出发,做到“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做到“克已复礼”,和“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行”等等。孔子认为,只要做到了这些,社会便会充满着“仁爱”,于是“止戈”的问题也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这样,在孔子之后,果然便出现了统治上的“文、武”两手。孟子曰:“文武之道,一张一驰”。其武,就是指统治机器及军队;其文,就是着眼于“教化”的伦理修养。从此以后,在中国历史上便有了“文安邦,武定国”,和“文治武功”说法,并为历代统治者所效法。也就在孔子之后,着眼于“教化”的伦理修养,方表现为“文学”。应当说,从这时起,中国的“文学”才算真正得以面世。

  孔子的忠恕之道,说在了专制统治者的心坎上,故历代专制统治者都把孔子拔高,以至高得来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但是,孔子的忠恕之道,却也有限。它经不住陈胜的一声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特别到了东汉,“君权神授”、“三纲五常”出现,即把孔子的忠恕之道奉为了正统,于是在唐朝以后,“八股文”出现,讲为圣人立言,不过是在为统治者出谋划策;“理学”、“心学”出现,讲“格物自知”,不过就是要人们“存天理,灭人欲”,听任统治者摆布,等等,这些便给文人学子罩上了一张“学而优则仕”的罗网,而不能自拔。这样,使得文人学子自觉或不自觉的,甚至是赤裸裸的成了专制统治者的马前卒。一旦如此,“文”、“武”两手合二为一,便似到了穷兵黩武的境地。正所谓物极必反。“武”极而衰。这时统治者的穷途末路便已经到来。有历史为证:北宋武力的强胜反而因此导致出现了偏安一隅的南宋小朝庭。其典型者,当数末期的清朝。一八四零年以后,以“马上夺天下”的不可一世的八旗弟子,其武极而衰,不仅使得国内各地起义蜂起,而且洋鬼子凭船坚炮利轰开了中国的国门,由是中国成为了半殖民地。可见,孔子的“忠恕”未能“止戈”,相反,倒使问题愈来愈严重。

  历史表明:孔子的“止戈”思?爰资艿酵持握叩摹罢邪病倍冻觥吧形洹钡恼婺浚纱硕缁岷屠返脑蛑荒苁峭纯嗪颓邸?

  一部中国古代思想史,应该说,不过就是老子与孔子在“止戈”问题上的思想之争。其余的如墨家、阴阳家、法家、兵家、名家等等,也延续着“止戈”问题而只不过是论题的角度有所差异和不同罢了。它们在因老子与孔子的思想争锋之中而各自找到了归宿。

  比如墨家,讲“兼相爱,交相利”,就与老子的“有德司契”的契约观,即平等观,一脉相承;讲“尚贤”、“尚同”,就与老子的“圣人以百姓心为心”的思想如出一辙;讲“非攻”,就与老子的反对非正义战争的思想一致。所以墨家属于老子的思想阵营。

  比如兵家,《孙子兵法》等就是对老子武学思想的直接继承和发展。它同样属于老子的思想阵营。

  比如法家,讲法、术、势三位一体,而缺“文”黩“武”,是为统治者建言。所以法家属于“守旧”的统治者思想阵营。

  正是如此,才有后来汉武帝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因为汉武帝当然不会接受“德治”的主张,也不会接受缺“文”黩“武”的法家,及其过分张扬的武力。汉武帝认为,只有“文”、“武”两手并用,方能保得统治的长治久安。

  由此可见,“武”,乃是中国古代思想家们关注的焦点,并在“如何止戈”问题上各有见地,且确实的左右着中国历史的进程。正是如此,“武”和“止戈”,它们构成了中国的最本质的,和占有主导地位的文化,这就是“武学”文化,而“文学”,不过表现为“武学”的附庸而已。

  然而,今天,在学术界、理论界,和武术界,人们仅仅认识到:“武”,不过就是单凭勇、力的单打独斗,打架斗殴,或者就单是两国交兵,行军打仗而已。当今人们重文轻武,以“文人”自居,而不可一世。故在现今的各种词典中见不到“武学”,和“武学文化”的字样和条目,并在社会科学中少去了这一大门类。同时,在他们编撰的“中国思想史中”除了翻新孔孟的一些陈芝麻、烂谷子以外,又有多少新意?他们不知道“武”乃是中国文化的根本。这种状况透露出来的无知,使得至今还有人沉缅于“儒教”而自得,难道这不是一种历史的悲哀?

  因此,正确把握“武学文化”这个根本,就可以基本把握住中国古代思想发展的脉络,既能正确认识老子,认识《道德经》,及其“德治”的光辉思想的内蕴和意义,又能正确认识“儒教”的弊端,及其带来的危害,从而将“打倒孔家店”的旗帜坚持到底。

  如此,为“武学”正名,实乃当务之急。为“武学”文化正名

    相关内容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