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 书画
书画 书画

春风剪出剪春罗 秋风裁出剪秋罗

时间:2018-12-04 15:20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钟葵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图语:清 邹一桂《剪春罗夹竹桃图》】 剪春罗和剪秋罗,花开五瓣,薄如轻纱罗衣,其花瓣边缘呈不规则的缺刻齿状,如同剪刀裁出来。古代诗人认为,这是大自然的杰作,正是春风和秋风,裁剪出这两种美丽的小花。 剪春罗:花瓣形状如薄纱春罗 有一种花,名为剪春罗,很多人不解其意,还以为应该叫剪春萝。他们理所当然地认为,既然是植物,罗字上不是应该有草字头吗?殊不知,如果这样改的话,便把一个充满诗情画意又惟妙惟肖的花名变成毫无趣味了。 首先,萝通常是指某些藤蔓类植物,如女萝、藤萝等,而剪春罗并不属这类植物,而是属草本植物。其次,剪春罗这个名字,是形容其花瓣的形状有如美女所穿的薄纱春罗,且其边缘呈不规则的缺刻齿状,其精巧如同经过刀剪加工制作,故有此名。明代的《群芳谱》云:剪春罗,一名剪红
春风剪出剪春罗 秋风裁出剪秋罗

  【图语:清 邹一桂《剪春罗夹竹桃图》】

  剪春罗和剪秋罗,花开五瓣,薄如轻纱罗衣,其花瓣边缘呈不规则的缺刻齿状,如同剪刀裁出来。古代诗人认为,这是大自然的杰作,正是春风和秋风,裁剪出这两种美丽的小花。

  剪春罗:花瓣形状如薄纱春罗

  有一种花,名为剪春罗,很多人不解其意,还以为应该叫“剪春萝”。他们理所当然地认为,既然是植物,“罗”字上不是应该有“草”字头吗?殊不知,如果这样改的话,便把一个充满诗情画意又惟妙惟肖的花名变成毫无趣味了。

  首先,萝通常是指某些藤蔓类植物,如女萝、藤萝等,而剪春罗并不属这类植物,而是属草本植物。其次,“剪春罗”这个名字,是形容其花瓣的形状有如美女所穿的薄纱春罗,且其边缘呈不规则的缺刻齿状,其精巧如同经过刀剪加工制作,故有此名。明代的《群芳谱》云:“剪春罗,一名剪红罗……入夏开深红花,如钱大……周回如剪成,茸茸可爱……人家多种之盆盎中,每盆数株,竖小竹苇缚作圆架如筒,花附其上,开如火树,亦雅玩也。”

  花形有如用剪刀裁出来的春罗,剪春罗的名字可谓惟妙惟肖。是谁把它剪成这样?当然不是人工,而是天工造化。但造化之力看不见摸不着,它用什么来剪?古人认为,大自然是用风来剪。最早把风形容为剪刀的,是唐代诗人贺知章,其《咏柳》诗云:“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风既然能裁出细细的柳叶,自然也能剪出极其精致漂亮的小花。显然,剪春罗的“剪”字,是一语双关,既代表用人工来裁剪,又象征大自然用风裁剪万物。

  诗人常用天工造化来形容剪春罗

  诗人们常用天工造化来形容剪春罗。如宋人翁元广的《剪春罗》诗云:“谁把风刀剪薄罗,极知造化着功多。飘零易逐春光老,公子樽前奈若何。”明人王立道有诗云:“昔闻彩作花,花却春罗似。欲觅剪刀痕,尽付春风里。”近代民主革命志士秋瑾也有《剪春罗》诗云:“二月春风机杼劳,嫣红染就不胜娇。而今花样多翻覆,劝尔留心下剪刀。”

  也有诗人用人工来形容剪春罗,如宋人舒岳祥有《剪春罗》诗曰:“谁裁婺女轻罗段,我有并州快剪刀。色似山丹殊少肉,形如石竹亦多毫。臙脂初褪黄初露,蝴蝶才成翅未高。欲向小窗成扇面,世无陶缜倩谁描。”形容剪春罗色似山丹,形如石竹,其色似胭脂初褪,露出黄色。宋人洪适也有《剪春罗》诗云:“巧剪鲛绡碎,深涂绛蜡匀。残英枝上隐,逾月呈新鲜。”剪春罗又名“碎剪罗”,故诗人云“巧剪鲛绡碎”。其橘红色的花瓣有蜡质感,仿佛涂满了一层红蜡,故诗人云“深涂绛蜡匀”。

  很多人都知道,剪春罗的花期通常是5~7月,应为初夏开花,为何有些诗人说它是春风剪出来的呢?这个问题并不复杂,因生长的地理气候环境不同,剪春罗开花的时间也有迟有早。在有些地方,春天时已见剪春罗花开。而在另一些地方,剪春罗花是初夏才开。实际上,剪春罗又名“剪夏罗”,说明古人在春天见到它就叫剪春罗,在夏天见到它就叫剪夏罗。

  剪秋罗又名“汉宫秋”

  还有一种花,名叫剪秋罗,又名“剪秋纱”等。这种花的花形与剪春罗非常相似,也是花开五瓣,但更为美艳,花色多红,间有白者,故又名“剪白罗”。剪春罗的花瓣边缘呈不规则的浅剪痕,剪秋罗则呈深剪痕,这也是两者的不同之处。这两种花之所以很相似,是因它们是近亲,都是石竹科剪秋罗属植物。罗是质薄而轻,有条纹的丝织物,清初文人李渔在《笠翁对韵》中写道:“轻衫裁夏葛,薄袂剪春罗。”因剪秋罗花也好像被剪刀剪出来的秋罗一样,又在秋天开放,故有此名。

  《群芳谱》云:“剪秋罗,又名汉宫秋。色深红,花瓣分数歧,尖峭可爱,八月间开。” 剪秋罗有如此精致小巧的外形,让诗人们浮想联翩,他们觉得,春风能剪出剪春罗,秋风自然也能裁出剪秋罗。清人袁枚在《随园诗话》中记载了一首描写剪秋罗的小诗:“兹又得张恭人绚霞、号霞城者《踏青词》云……又《剪秋罗》诗云:‘半晌无言倚竹扉,绕丛蝴蝶故飞飞。秋来也有风如剪,裁出香云作舞衣。’”这位女诗人形容秋风如剪,裁出如蝴蝶般翩翩起舞的剪秋罗花,比喻新奇而生动。

  也许是因为汉代的皇家园林里曾种植剪秋罗作观赏之用,故剪秋罗又名“汉宫秋”。古人以此为典故咏剪秋罗时,常伴以宫女,有萧瑟凄苦之意。如明人顾同应有《剪秋罗花》诗云:“隋宫无梦冷轻纨,几瓣秋花倚泪看。萧瑟罗衣裁不就,却怜中妇剪刀寒。”

  明代时两种草根小花进入名花之列

  剪春罗和剪秋罗,一个开在春夏之交,一个开在夏秋之交。每当“东风无力百花残”之时,剪春罗花开了;而在夏花已谢,秋花未发时,剪秋罗花开了。这两种花的花期,正好填补了花坛的空白。且它们天生丽质,虽无牡丹华贵之容、芍药婀娜之姿、兰花清幽之香、梅花凌寒之骨,但也小巧玲珑,值得观赏。

  不过,李渔却认为,剪春罗、剪秋罗等小花小草,开在春末夏初和夏秋之交,不足以当此大任,证明天工造化之力,亦有穷时。他以写文章为喻,在《闲情偶记》中说:“金钱、金盏、剪春罗、剪秋罗诸种,皆化工所作之小巧文字。因牡丹、芍药一开,造物之精华已竭,欲继不能,欲断不可,故作此轻描淡写之文,以延其脉。吾观于此,而识造物纵横之才,亦有穷竭,不能似源泉滚滚,愈涌而愈出也。”又说:“至于金钱、金盏、剪春罗、剪秋罗、滴滴金、石竹诸花,则明知精力不继,篇帙寥寥,作此以塞纸尾,犹人诗文驰尽,附以零星杂著者是也。”

  虽然李渔爱花如命,自命“花国平章”,但他认为剪春罗、剪秋罗等小花小草只是天工造化的“轻描淡写之文”,却只是一家之见,甚至有失偏颇。天工造物使一年四季的花卉顺时而开,本无厚此薄彼之分,自然界的花草之美,美就美在其多样性和丰富性,既有浓墨重彩之美,也有轻描淡写之美。如古代的花鸟画,早期多画名花异卉,普通的山花野草,难入画家法眼。

  明清以后,许多画家突破这一局限,以寻常花卉入画,同样也取得了极大的成果。恽寿平、邹一桂等名画家,均曾以剪春罗、剪秋罗入画,别开生面。明代张谦德的《瓶花谱》,将剪春罗、剪秋罗评为“九品一命”。此后,这两种草根小花,便进入名花之列。春风剪出剪春罗 秋风裁出剪秋罗

    相关内容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