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 琴
琴 琴

三千古琴曲如今能听不过百 大师30年仅复活20首

时间:2017-07-06 17:18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综合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窈窕淑女,琴瑟友之。”中国古琴源远流长三千年,《诗经》里常有其身影。近年来古琴热升温,逐渐融入人们日常生活。

三千古琴曲如今能听不过百 大师30年仅复活20首
【图语:中国古琴】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中国古琴源远流长三千年,《诗经》里常有其身影。近年来古琴热升温,逐渐融入人们日常生活。然而鲜为人知的是,我们祖先留下的有据可查的三千多首曲谱中大多数均成绝响,近三四代琴家所弹者仅近百首。

  如何让这些沉睡的琴曲复苏,让今人能再次聆听这太古之音,成为一些古琴演奏家的追求。往返于深港之间的青年古琴演奏家王悠荻就在尝试进行这项工作。习琴18年,频繁跨界,中西音乐文化的碰撞,更令她感受到复苏古琴谱意义之重大。

  古琴界有“小曲打三月,大曲打三年”的说法,工程浩大。“如何不让琴谱只是博物馆的文物,这需要我们几代人的努力。”王悠荻说,“如果再过数十年回顾,对我来说,一生最有意义的事一定是将这些沉睡的曲谱尽可能复苏,得以流传。”

  憾:三千古琴曲如今能听不过百

  着高饱和度色的精致洋装,一双高跟鞋风风火火游走于深港之间,生于1989年的王悠荻一脸明媚,看上去和时尚又不乏端庄的职场女性无甚差别。可一端坐于七弦古琴前,轻重疾徐、吟猱绰注之际,便能让人感受到古琴之风已深入到她的骨子里。

  王悠荻生于南昌,先后拜师龚一、赵家珍、谢俊仁等名家,习琴于沪、京、港三地,目前在香港演艺学院任古琴专业教师,同时担任香港中文大学古琴导师,也是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古琴专业委员会(中国琴会)名誉理事,往返于深港之间从事古琴教学和推广。

  比起西方古典音乐,中国古典音乐总给人名家名曲不多、未有西方发达之感。“这是一种错觉。”王悠荻告诉记者,“世界其他国家考古发掘的打击弹拨乐器只是昙花一现,唯有中国古琴流传数千年一直不败。这本身就是一种奇迹。”

  目前人们听到最多演奏的西方古典音乐多为巴洛克时期作曲家们的创作,相当于中国明清时期。但是在唐宋时古琴就已经是成熟的音乐艺术了。

  “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对当代都市一族来说,虽然有关古琴的诗词、典故不绝于耳,却对琴乐依然有着“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王悠荻说:“几乎整个20世纪,古琴均处于式微和徘徊状态,直到20世纪80年代才开始恢复,今日略成复兴之态势。”

  而今,在一些城市,学琴、授琴、雅集、斫琴、卖琴声已不绝于耳。尽管从目前挖掘的古籍来看,历代琴家已存有3000多首曲子,但近三四代琴家所弹仅百来首。之所以绝大部分古琴曲均处于沉睡状态,这与无人“打谱”不无关系。从7世纪的唐代开始,古人就用减字谱来记录古琴演奏,这也是人类使用年代最久远的一种乐谱。其由文字谱发展而来,独特之处在于只通过文字方式确定了能够准确记录绝对音高和指法。

  “但是减字谱不记录每个音的长短和间隔,还有音的强弱,必须通过琴人的自身努力转化为可聆听的音乐。”王悠荻说,这个过程就叫“打谱”。而复活“绝响”的唯一方法就是“打谱”。

相关内容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