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 建筑
建筑 建筑

孙秋霞:修复万寿寺(三)

时间:2018-12-12 15:25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孙秋霞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万寿寺至今有400多年的历史了,其间经历了明至清和清到民国的朝代更替,在战火中寺庙难免有损毁,变得破败不堪。

孙秋霞:修复万寿寺(三)
【图语:“敕建护国万寿寺”】

  寺内曾设德奥战俘营

  万寿寺至今有400多年的历史了,其间经历了明至清和清到民国的朝代更替,在战火中寺庙难免有损毁,变得破败不堪。但即使这样,这里怎么也不该与想像中可怕的战俘营有任何关系,更何况还是德奥战俘营?这得从第一次世界大战说起。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同盟国与协约国在欧洲开战,很快波及到了非洲、中东和远东地区。尽管1914年8月以袁世凯为总统的北洋政府就宣布了“局外中立”,但列强没有忘记他们在中国的既得利益,日本首先加入协约国集团对德宣战,并马上对德国在华租界地山东发动了军事攻击。日德在山东的军事冲突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唯一波及中国的战事,交战中的战俘分别关押在日本的12个收容所里。

  北洋政府经过内部激烈的斗争,最终在1917年3月对德绝交,然后宣战,德国驻华公使辛慈离开中国回到欧洲,依照《辛丑条约》驻在北京东交民巷的德国使馆卫队以及一切德国在华军事人员就成为中国的战俘。同样,对奥匈帝国宣战后,奥匈在中国的一切军事人员也自然成为中国的战俘。在北京地区的战俘被关在两处战俘营里,一处是朗润园一处是西苑,西苑的俘虏收容所于1918年迁到了万寿寺内。

  万寿寺变成了战俘营,但这里并没有变得阴森恐怖,在战俘的回忆里反而写道:“我相信,人人今后都会乐意回顾这段美好的时光……我们经历的这一切多么好、多么美啊!”奥匈驻华公使罗斯托恩后来也承认:“我从来没遇到一个(在华的)奥地利人叫苦,他们受到了良好的待遇。”

  162名战俘在万寿寺内,士兵被安排在三个大殿和四周的功房内,军官们则住在过去慈禧住过的行宫里。万寿寺的住持和僧众则住在最后一进院子里,再往后有一个600平方米的平地,这里是战俘们踢球、打网球的球场。他们虽然是中国的俘虏,但是日常生活还真是很惬意的,平时也可以进行体育运动。这种战俘营生活,难怪会让战俘们怀念。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中国在1919年9月正式宣布结束与德国的战争状态,并履行国际义务将德奥在华俘虏一律遣返。通过万寿寺的德奥战俘营,也能一窥中国在对待外国战俘时所发扬的人道主义精神。

  “七松”景观只存在于古籍中

  万寿寺曾经有个十分著名的景致——七松,但现已无存。据说那七棵松树“大可两人合抱”。据《北京长河史和万寿寺史》介绍,乾隆年间,方丈明鼎调梅于乾隆八年就万寿寺内外的景观评出八景来,其中之一就是“古殿蟠松”,指的应该是万寿寺中高大挺拔的松树。《日下旧闻考》中记载:“寺(万寿寺)门内为钟鼓楼、天王殿,为正殿,殿后为万寿阁,阁后禅堂。堂后有假山,松柏皆数百年物……山上为大士殿,下为地藏洞。”据此分析,那著名的七松应该是在假山之上。《天咫偶闻》曰:“旧有七松最有名。光绪庚寅后,楼火,并松俱烬。”可惜的是,那著名的七松景观在光绪十六年(1890年)因庙内失火而被烧毁了。现在万寿寺的假山之上仍有松树七八棵,但是比不了当年那两人合抱的松树了。

  清末震钧在其撰写的《天咫偶闻》中转载了阮元在《小沧浪笔谈》中的一段话:“瑶华主人邀彭云楣尚书师,沈云椒侍郎,同年胡印渚、刘金门两学士,那东甫侍讲,铁梅庵侍郎与元,凡七人,同游万寿寺,主人写《七松图》便面(扇面)。梅庵先生援笔题一绝云:七人分坐七松树,巨笔写松如写人。谡谡清风满怀袖,一时同证大夫身。”这亦是著名“七松”景致的一段佳话了。

  在历史上,万寿寺还是“中央军委保育院”的园址。很多人对这个名字感觉陌生,不过,提起“总政幼儿园”,估计大家就熟悉了。“总政幼儿园”是一家拥有优良传统的幼儿园,其前身是在1940年在革命圣地延安诞生的“中央托儿所”。

  “中央托儿所”是中国共产党创办的第一个托儿所。毛主席的女儿李敏第一个报名入托,此外还有李维汉、谢觉哉、王首道等老一辈革命家的子女。1942年,为了感谢洛杉矶爱国华侨和国际友人为幼儿园捐助的药品、玩具及生活用品,改名为“洛杉矶托儿所”。1949年托儿所离开宝塔山,来到了北京西郊。在托儿所到达北京前,就有人勘察了八大处、香山等地方,最后选中了万寿寺。一开始有人不同意,认为这么大个地方,给孩子们住有点可惜,在请示朱德总司令时,他说:“这里面装着一个新中国,装的是祖国的未来。我还嫌小呢!”就这样,园址定在了万寿寺。1950年托儿所落户万寿寺并改名为“中央军委保育院”。万寿寺已经历了数百年的沧桑,寺内建筑有些破败,中央军委保育院先在万寿寺东路落脚,开展保育工作。随即保育院的同志们对寺内设施进行了改造,保育、游戏设施一应俱全,保育院也从东路搬入万寿寺西路。1955年,保育院更名为“万寿寺幼儿园”,1969年迁到黄寺,并正式命名为“总政幼儿园”。

  上世纪八十年代,政府重新修缮了万寿寺,让这座明清古刹焕然一新,并且在万寿寺设置了两座向群众开放的公共文化服务场馆:一是在万寿寺中路开放的北京艺术博物馆;一是在万寿寺西路开放的现代文学馆。在中学生的语文课本中收录了一篇舒乙的随笔叫《都市的精灵》,开篇第一句就是“我工作的地方以前是清朝太后的行宫,里面有一个古树参天的大院子,幽雅得很。”舒乙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筹备现代文学馆,就在万寿寺西路工作和生活。

  1987年北京艺术博物馆正式对外开放,至今为社会公众服务已经30载,博物馆的服务设施、空间、展览设施已显得陈旧;另外中国传统的木结构建筑在经历30年的使用后也需要重新修缮,于是博物馆决定闭馆,对万寿寺的主要木结构建筑全部落架大修,待2020年重装完成,再向公众开放。孙秋霞:修复万寿寺(三)

    相关内容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